无聊!无聊!真无聊!蓝亦-心中-喊着。

日子真是平淡无奇,一点刺激感都没有,除了念书还是念书,要不是为了应付考试,她早就把无趣的课本-到九霄云外。

为了让生活多点乐趣,她要求父亲允许她到蓝月酒店去见识一番,他却一口回绝,说什么小孩子到那种场所去很危险,但她都已经快满十五岁,距离成年才差三岁而已啊。

哼!说到年纪,二哥不过大她几岁就可以进去,而且里头还有那么多姊姊们,为何唯独她不行?

何况蓝月酒店是父亲经营的地方,会有什么危险可言?

所以她得想办法混进去,见识见识所谓的夜生活,那一定会是个很特别的经验。

「亦-,我们要去唱歌,-要不要去?」刚考完期中考,为了纡解压力,同学们决定稍微放纵自己一下。

她回过神,眨了眨眼,又长又翘的眼睫毛随之扬动,甜美的容颜让一旁的男同学看傻了眼。

「不要,我不喜欢。」蓝亦-一口回绝。

开玩笑,要她唱歌,不如教她去投河自尽,五音不全的她可不想因此毁了形象,好歹在大家眼中,她称得上是个美少女呢。

「走啦,每次唱歌-都不去,这次绝不放过。」小月一把勾住她的手臂,不让她落跑。

「我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蓝亦-心里冒起一丝怒火。

她最讨厌人家强迫她做不喜欢的事,如果有人这么做,不管对方是谁,她一律翻脸,就算因此得罪人她也不在乎。

「小月,别勉强亦-,我们自己去就好了。」阿花瞧见蓝亦-变了脸色,扯了扯小月的手制止她,以免场面闹得太僵。

「对啊,你们自己去就好了,不差我一个,我还有事先定了。」蓝亦-顺着阿花的话,趁小月松手之际,拔腿一溜烟的跑掉。

她跑了好一会儿后才停下脚步,站在路旁喘气。

唉!她一定要想办法混进蓝月酒店,不然她的生活真是无聊死了。

漫步在街道上,她脑海里掠过不少计画,却没有一个可行,让她有些心烦。

路经公园时,忽然听到人们闹烘烘的声音,她抬眼一望,看见有群人围在那儿不知在看些什么。

蓝亦-的好奇心被挑起,举步走近他们想一探究竟。

讨厌!看不到啦,前面的人可不可以不要推来推去,留个缝给她瞧一瞧嘛。

奈何过了好一会儿,她顶多稍微瞥到几眼,看人群中央有个人倒在地上,鲜血染红了他灰白的衣服。

这令她更加好奇,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硬是挤进人群里。

待她看清楚后,骇人的画面瞬间让她心惊。

天!他怎么伤得那么重?好可怜……

「看这小伙子的年纪满轻的,又长得一脸斯文样,怎么会……」

「唉!这年头长相不可靠啦,像我家隔壁的先生不也长得一副忠厚老实的样子,结果咧,-知道吗?他居然会打老婆,更过分的是连幼儿园的孩子都被他打得全身伤?」

「夭寿喔,价呢没天良,连囝仔嘛打。」

「就是啊。」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却不见有人打电话叫救护车,眼见血液不断从伤口流出,少年的脸色也愈来愈苍白,蓝亦-生气的扫视眼前的三姑六婆们,之后拿出手机拨一一九。

接通后,她故意提高音量吼着,「这里是儿童公园,有人受伤了,请赶快派救护车过来!」

说完,蓝亦-不屑的闷哼,睨着因她突如其来的举动而噤若寒蝉的人们。

没一会儿,救护车来到公园,之后,因失血过多而昏迷的少年很快的被抬进救护车内。

救护人员问着在场的民众,「请问有谁是他的亲属?」

现场一片静默,于是蓝亦-迅速举起手。「叔叔,他是我哥哥。」

这话引来众人的喧哗,没人相信她的话。

但由于情况紧迫,救护人员没有多加考虑,便要她一同前往医院。

她坐在一旁,直盯着那个面无血色的少年,心想,电影古惑仔里打群架的人受了伤,不是都像他这样吗?说不定……嘿!他的遭遇一定很刺激,等他醒来后非要他告诉她不可。

哎呀!她在高兴什么,这种时候应该替他祈祷,求老天保佑他平安无事,这样她才能听到有趣的故事。

于是,她开始喃喃祈祷着,希望他能尽快脱险。

蓝家两夫妻匆匆忙忙的奔进医院。

姚培芳一见到宝贝女儿,立刻扑向前抱住她,担心的不停抚着她的脸颊。「小-,-有没有怎样?」

「我没事啦。」蓝亦-别扭的拉下母亲的手。

「真的没事吗?为什么-打电话说受伤了?」姚培芳不信的睁大了眼打量着她。

「我又没有说是我受伤,-根本没听我说完话啊。」蓝亦-嘟着嘴道。

电话拨通后,她只不过提到「受伤送医」,还来不及解释清楚,双亲就火烧屁股般冲到医院来了。

「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蓝承克不知前因后果,一路上只听到妻子一直担心的喃喃自语,便知道她并没有问清楚状况。

「爸,我在路上遇见一个男孩子,他受伤流了很多血,所以我就发挥善心送他来医院。」蓝亦-兴高采烈的诉说自己的善行义举。

见她的瞳眸里闪着兴致勃勃的神采,蓝承克不禁幽幽叹气。

哎!丫头又找到让她感兴趣的东西,这下可麻烦了。

「爸,你知道吗,医生们看了他的伤后都皱着眉头,像这样。」蓝亦-将手指置于眉头,往中心挤,表现出医生苦恼的模样。「他们摇头叹气的讨论着他肚子上的伤,血一直不断从伤口流出来,不知道他怎么受得了……」

「医生有没有说他的伤势如何?」蓝承克立刻询问重点,不让她继续叙述那些无关紧要的事。

「有啊,医生说还好没伤到要害,加上幸好趁早送医急救,不然他会因为失血过多死掉。」蓝亦-吁了口气。

如果他死了,她想知道的事就泡汤,幸好老天听到她的祷告,没找他到天堂陪上帝下棋。

「没事就好。」姚培芳抚着女儿的头道。

「爸,妈,我可不可以跟你们商量一件事?」蓝亦-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双亲的神情。

「不可以。」蓝承克毅然拒绝。

「为什么?你连听都没听,怎能随随便便就说不可以?」蓝亦-满脸不悦。

「-不用开口,我也知道-要说什么,所以不行。」蓝承克十分坚持。

女儿肚子里有几条虫,他数都数得出来,更何况刚才听她描述少年的事时,眼眸中透露着一抹异样的光芒,他便已知晓她心里打着什么主意。

「承克,你应该听听小-要说什么啊。」姚培芳替女儿说话。

「我不觉得有这个必要,别忘了我们的女儿是什么样的性子,只怕-听了会昏倒。」蓝承克扬眉,提醒她事情的严重性。

「这……」闻言,姚培芳也不禁犹豫,瞧了女儿一眼,不经意的瞥见她唇角微微的笑意,于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妈--」蓝亦-抓住姚培芳的手臂摇晃着撒娇道。

「小-,医生有没有说那个少年什么时候出院?」姚培芳转移话题。

「没有耶,因为他伤势满严重,好象要住院一阵子,所以护士教我要尽快帮他处理住院的事,可是他现在还昏迷不醒,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的亲人。」

「没关系,住院事小,只要别让-也惹上什么风波就好了。」

姚培芳有些担忧。刚才听闻女儿提起少年的伤势,那感觉像是帮派分子间的寻仇,否则一般人是不会下这么重的毒手,差点要了他的命,所以,在不了解少年的身分之前,他们还是得多加提防。

「这里有护士照顾他,我们先回去吧。」蓝承克向妻子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将女儿带回去。

接收到丈夫的眼神示意,姚培芳心知肚明的拉起蓝亦-的手。「来,我们先回去,妈煮个猪脚面线给-压压惊。」

「我不要啦--」蓝亦-直跺脚,想甩开母亲的手。

姚培芳无视于她的抗拒,跟随着丈夫离开医院。

几天来,蓝亦-不顾双亲的耳提面命,依然我行我素,一放学就往医院跑。

「你怎么还没醒?这几天都只有我说话给你听,什么时候你也能跟我说说话?我想,你的声音一定很好听,快点醒过来嘛……」

蓝亦-轻摇着他的手臂,想要唤醒他。

彷佛是她强烈的意念起了效用,少年的手指微微的动了几下,让她开心不已。

「啊,你醒了?太棒了,别忘了跟我的约定喔,醒来后要告诉我你是怎么受伤的。」她认为自己都告诉了他那么多事,他也得说一点有关他的事情让她知道。

蓝亦-兴奋的按下床头的按钮,唤来护士。

护士大致检查后,便匆匆找来医生为他诊断。

看着来来去去的医护人员,站在一旁的蓝亦-拿出手机告诉父亲这个消息。

没多久,蓝承克与警官好友王渊先后来到病房。

王渊在见少年状况尚可,询问了他的受伤原因,才得知原来是有几个小偷深夜上门,被双亲发现,事迹败露的小偷们便伤害双亲,他和姊姊被嘈杂声惊醒,混乱中,他的家人尽全力保护他,让他顺利逃走,而他因为伤势严重,在报警后便失去意识。

王渊赶紧询问受理此案的另一分局的同事,结果竟是少年的双亲已伤重不治死亡,他的姊姊则不见踪影。

这消息让少年无法接受,低落的情绪持续了好几天。

目前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安置他。

在蓝亦-拚命说情下,终于得到蓝承克的允诺。

少年出院后将暂时住在蓝家,并改名为蓝耀光,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由于蓝耀光即将住进蓝家,蓝亦-兴奋的张罗着他的房间、衣物及所需要的物品。

「真羡慕那个男孩,我到现在都还没享受过被-服务的感觉呢,-什么时候也能像这样帮老妈整理东西呀?」姚培芳戏谑道。

蓝亦-不以为然的应声,「妈,-怎么跟一个受伤的人计较,好小气喔。」

「是吗?」姚培芳不禁笑了。

低头忙碌着的蓝亦-没听到她的话,只是问道:「妈,这样就可以了吗?还有没有什么东西需要准备?」

「差不多了,之后看他还需要什么,我们再去买就行了。」姚培芳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小-,-爸爸应该快回来了,我们先下去吧。」

「好。」蓝亦-点头,跟随着母亲下楼。

她坐不住,不停的来回踱步,并频频向窗外眺望。

姚培芳看了,不由得摇头感叹。

唉!怎么外人就比亲人好呢?就算听说兄长要从学校返家住几天,也不见她如此迫不及待啊。

听见汽车声由远而近,蓝亦-蹦蹦跳跳的飞奔出去迎接,等不及车子停下来,就朝里头的蓝耀光猛摇手。

见他步下车,早已等在车旁的蓝亦-毫无顾忌的拉住他的手。

被她的热情吓一跳,蓝耀光慌忙的将手抽回来。

「怎么了?」蓝亦-对他的举动感到纳闷。

蓝耀光戒慎的眼直望着她。在他住院期间,眼前的女孩常常一头热的说着学校里的事,不管他有没有应声,她都不厌其烦的诉说着。

她的活泼感染了他,她的笑彷佛有股魔力,能振奋他颓丧的心。尽管如此,他还是放不下心中对陌生人的抗拒。

瞧出他的不自在,蓝承克抓住机会告诉女儿有些事要懂得适可而止,免得吓到人家,怎知任凭他说得口沫横飞,她仍旧茫然的盯着他。

蓝承克莫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蓝亦-见父亲不再碎碎念,于是调皮的吐着舌头。

看见她这举动,蓝承克顿时恍然大悟,正欲出声,她已推着蓝耀光进屋,边走边说着话。

「来,我带你去看你的房间,不喜欢的话要告诉我喔。」

见状,蓝承克也只能摇头,看着两道身影消失在楼梯尽头。

这几日,为了使耀光放下戒心,他和妻子轮流到医院陪伴他,真心的相待终于换得他的响应,他已试着接受旁人的好意,不再动不动就以冷然、抗拒的眸光注视他们。

希望案情能早日明朗,让残忍的凶手受到应有的惩罚,以告慰死者在天之灵。

房间里光线明亮,物品齐全,处处可见蓝家所展现的诚意。

蓝耀光心中涌起一股暖流,缓缓包围着他。他看得出蓝家收留他是出自真心,而非有所目的。

「喜欢吗?」蓝亦-兴致勃勃的询问一脸呆滞的他。

「谢谢。」蓝耀光立刻向她致谢。

「别那么客气,如果不喜欢要说一声,我再帮你重新布置。」蓝亦-拍着胸脯,保证做到包君满意为止。

蓝耀光急忙道:「不用了,我很喜欢。这些都是-准备的吗?」

能住在这里已是他的荣幸,能让她所救更是他的福气,如果没有她,他根本没有机会认识这么好心的蓝家人。

他们不嫌弃的对他伸出援手,对他来说,彷佛在沙漠中找到一片绿洲,给了濒临绝望的他一线生机,让失去家人的他有了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对呀,你喜欢就太好了!」蓝亦-松口气,绽放笑靥。

她甜美的容颜映入他的眼帘,像个纯真的天使,令他看傻了眼。

她突然想起什么,拍着他的肩头。「待会我先带你去认识环境。」

「好。」蓝耀光点点头。

「然后再带你去我哥哥们上班的地方看看。」其实有没有去兄长们的上班处根本无所谓,她不过是想要借机到蓝月酒店去。

耀光与二哥年纪相仿,有他相伴,她应该就能如愿以偿的进蓝月「参观」了。

「不行。」蓝承克来到房间,听见女儿的话,对她的企图了然于心,便开口制止。

「为什么不行……」她一转身,发现父亲正站在门口,脸上似笑非笑,她不满的嚷着,「爸,你怎么偷听我们讲话!」

「你们有说些什么不能让我听到的话吗?」蓝承克缓步来到他们身旁。

「话不能这么说啊,你要尊重我的隐私嘛!」

「未成年的小孩子别谈什么隐私,我是-爸爸,有义务管教-,免得-乱来。」

「霸道,你就只会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而且我又没有要乱来,你诬赖我!」

蓝耀光看着这对忙于争辩的父女,尽管两人没达成共识,但他们之间亲情的暖流让他羡慕不已。

他原本也拥有双亲的疼爱,却在一夕之间失去了所有。

从死神的手中捡回一命,他身上背负着为家人报仇及找回姊姊的使命,他暗暗对自己发誓,他一定要揪出凶手,除此之外,他还要将蓝家的恩情永记于心,将来一定要好好的回报他们。

从迎娶大明星开始的文艺人生
林一诚在自己写的剧本被多次拒绝后,联系了已故的父亲的旧友,然而对方投资他的剧本的条件却是……什么?要我去和你女儿相亲?哈?你女儿还是大明星?我真不想和国民女神结婚啊!
八云绿
我真不是师尊
没有修仙门派愿意招收陆长河,陆长河一怒之下自创修仙门派。令他没想到的是,他招来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弟子!随手留下一道剑痕,大弟子从中悟出无上剑道。随手拿出一块大铁锅,二弟子凭此炼出极品雷劫丹。随手扔出一本阵谱,三弟子凭此摆出绝世天地大阵。随手拿出一柄大铁锤,四弟子凭此炼出极品灵器。……“师尊!我们悟了!我们真的悟了!”陆长河泪流满面“悟什么啊你们,我就是个凡人,你们踏马的都成仙了!”看着弟子们一个接
六道轮回拳
万界交易直播间
小说简介:穷的叮当响的李珍馥,突然撞上位面交易直播间了。在这个直播间里,手头不充裕的她,就只能卖点废品。修真界的废丹,西幻界的残缺魔偶,深渊界的眼珠魔,……这些废品都是她挣钱的宝贝!靠着她无耻的性格,城墙厚的脸皮,浮夸的台词,胆大包天的作风,故作潇洒的姿态,获得买家们的一致好评。原来,登上事业巅峰,真的很容易呢……
香甜蜜
宠你从拥抱开始
得知夜宇病逝,凌希哭倒坟前,顺拐憨萌时空精灵回到了大学。再次见面,凌希高甜回应夜宇的追求,她的成熟敏锐发现,夜宇并非因为父亲的不幸病逝,而是有人蓄谋已久
拉蜜
假面骑士世界的摄影师
重生到新十年假面骑士的世界,奈良总司携带着摄影师系统。他就是那个无论海陆空各种角度都能跟拍的最强摄影师,他将记录假面骑士的每一场战斗。好了,我只是一个准备好了的摄影师。骑士,战斗吧。
三火是沙雕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