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课时间一到,蓝亦-便迫不及待的收拾书本,欲立刻冲回家,跟双亲到机场去接蓝耀光。

一旁的言绮华笑问道:「亦-,我从来没见-这么急着回家,今天有特别的事吗?」

从大一认识亦-这个好友后,每天下课,亦-总是会找她聊几句,不管她那天是否得打工,因此害她常常赶在上班前一、两分钟打卡。

她薪水微薄,只勉强能过活,若再因为迟到被扣薪,就得勒紧腰带了。

「对呀。」蓝亦-眉飞色舞的应道,毫不掩饰喜悦的神情。

蓝耀光住进蓝家后没多久便出国读书,这五年从没回来过,他努力的冲刺学业,在短时间内便拿到了硕士学位。

这些年,他们俩只透过e-mail往来。

信里大多是她「落落长」的诉说生活琐事,而他总是只有两、三句话,脱不了「保重身体」之类简单的问候。

所以,她十分期待看到这位写信简洁有力到极点的大男孩现在是什么模样。

「看-笑得这么甜蜜,是不是要去见男友?」言绮华有些暧昧的笑着。

「才不是咧,是耀光今天回国,我们要去机场接他。」

「喔,那-赶快回去,不耽误-了。」言绮华心知肚明的点头催促。

「咦,我们的立场好象反过来了喔。」蓝亦-忽然发觉有些不对劲。

「对呀,平常都是-教我快去上班,今天却换我教-快点走。我看啊,这几天我的耳根子可以落得清静,因为某人见色忘友。」言绮华扬着笑戏谑道。

「拜托!我要是见色忘友,早就交男朋友了,还会每天闲闲没事的跟-打屁聊天吗?」蓝亦-不以为然的嚷嚷道。

由于大学校风开放,不像高中时规矩那么多,因此蓝亦-出色的外表自然引来许多有如苍蝇般的男同学,驱之不尽。

「-哪是闲闲没事做,而是追-的男人-一个都看不上,因为-的心里只有蓝耀光,放不下其它男人了。」言绮华指着她的胸口调侃道。

其实也不能怪亦-眼光太高,亦-曾拿过两人的大头贴给她看,与她合照的男人确实不错,光论外表就足以与亦-匹配,而在见过亦-的兄长后,她只能送给那些对亦-有兴趣的男生们一句话,就是「放弃吧」。

从小到大身边围绕的都是帅哥级的男人,亦-选择男友的标准自然跟着提高,若非有一等一的条件,那么别想得到亦-的青睐,否则连球都没机会碰到,就直接被三振出局了。

「耀光是在我的心里,但跟喜欢是扯不上边的,他就像我的兄长。」蓝亦-看了看手表后仓卒地道:「不聊了,明天再说吧,bye!」

看着蓝亦-渐远的身影,言绮华的心中满是疑惑。

如果不是因为喜欢,亦-怎么可能老向她提起他?在亦-详细的形容下,她想,若是不经意在路上碰到蓝耀光,她也绝对认得出他来。

所以,她十分怀疑亦-的话,亦-当真不喜欢他吗?

机场大厅里满是人潮,蓝亦-与父母不停的眺望,想快快看到那张期待的脸孔。

此时,三人背后传来一道淡然的嗓音。「伯父,伯母,我回来了。」

他们转过身,一道颀长的身影映入眼帘。

蓝耀光的薄唇微微勾起,却让人察觉不出丝毫笑意,反而觉得似乎有道寒冽的气流席卷而来。

他们心里均想着,他已不是当年那个总是一脸阴霾,担心被人追杀的蓝耀光,他浑身除了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外,尚有另一种形容不出的淡漠感,彷佛冷眼看着这世界,眼底更透露着一抹像追捕猎物的锐利光芒。

若他是精明的黑豹,那么他等待的猎物又是什么?

五年的时间并不算太长,但他有如此大的转变实在让人难以想象,却又觉得理所当然。

「我都快认不出你了。」蓝亦-毫不避讳的打量着他。

他将头发扎在脑后,几许发丝随意披散在肩上,却不显得散漫,反倒与他冷然的脸庞极为相配。相信第一眼见到他的人一定会被他迷惑,至少她就是。

她心中莫名其妙的有些悸动,她很清楚,其它男人无法对她造成这样的影响,只是,她不懂自己为何会如此。

「-也是。」蓝耀光平淡的口吻令人听不出他真正的想法。

「欢迎你回来!」蓝亦-举起写着「蓝耀光」三个大字的海报。「我花了很多时间做的,本来是要自己写,可是写了几张后,我宣告放弃,改用计算机印,希望不会让你觉得没有诚意。」

「谢谢,我看得见-的用心。」蓝耀光轻点着头。

她依然热情如昔,在国外孤单的日子,多亏有她的字字句句陪伴他度过。但不善言词的他根本不知该跟她聊什么,所以每次回信都只有三言两语,他一度担心她会因此不再写信给他,幸好他多虑了。

「我一直都很用心,不是只有现在,哪像你,信里都不提在国外的生活,不然也传几张照片让我欣赏一下当地美丽的风景啊,结果每次都是千篇一律的问候,害我都不晓得该怎么回信,好象一个人在演独脚戏,自说自话,感觉好闷喔。」

「抱歉,我不太会写信。」蓝耀光老实的说。

在她面前,他不需要隐藏自己,也没有必要,一直以来,她在他心底的意义就不同于其它人。

因为她,他的世界不同了,因为她,他找到了重新活着的意义。

但若要他确切陈述是何种情绪,是件很难的事,毕竟复杂的感觉并非只字词组能诉说得尽的。

「呵,早点说嘛,我会教你啊。」蓝亦-明-的笑道。

「有机会的话,就麻烦-了。」

两人愈说愈没有停止的打算,尽管大多是蓝亦-说话,蓝耀光附和,但瞧得出来,他乐在其中。

虽然打断别人谈话是不礼貌的,蓝承克还是不得不出声。「好了,你们两个有什么话等回家再说吧,别忘了这里是机场。」

「爸,你不说我都忘了,好久没跟耀光聊天,我都兴奋得忘了我们身在何处呢。」蓝亦-自我揶揄道。

「呵呵,耀光,走吧,回去吃你伯母准备的晚餐,她忙了一天,就为了替你接风。」

「是呀,耀光,所以你吃完饭后要记得夸奖一下我妈的手艺喔。」

「你们父女俩是怎样,一搭一唱的,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姚培芳笑着瞥了他们一眼。

蓝耀光百感交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蓝家的人仍然这么热情。他们虽将他视为自家人,但是,即使改名换姓,他这个外人还是显得格格不入。

他抬头望向天际,遥想已逝世的父母。

感谢上天垂怜,让警方在事情发生后没多久便顺利破案。

可是,姊姊依然毫无消息。虽然从凶手口中得知他们将姊姊送到某间酒店去,换了一笔钱,可是警方到那间酒店去时,却没有找到人,对方也坚称自己并没有买下什么女孩。

究竟是谁在说谎,不得而知,只是无论如何,他非找到姊姊不可。

共进美味的佳肴后,蓝家所有成员坐在客厅里聊天。

蓝承克趁家人都在场,道出他的打算。

「虽然耀光刚回来,该让他休息几天,不过趁大家都在,重要的事还是先宣布。」

「原来爸找我们回来不是只为了欢迎耀光,而是另有所谋啊!」蓝耀月戏谑道。

「别要我们去相亲就行了。」蓝耀辰连忙道出父亲极有可能说的话,并率先出言,以打消父亲的念头。

「爸,你说吧。」老大蓝耀日直截了当的说。

「还是耀日的话最中听。是这样的,耀光已经学成归国,我想将他安排在蓝宇其中一个部门……」

蓝承克话未毕,兄弟三人已兴匆匆的将视线移到蓝耀光身上,准备说服他进自己负责的事业中工作。

蓝耀光不待他们开口便直接道:「我想在蓝月酒店工作。」

现在是他努力回报蓝家的时刻,所以他不会拒绝伯父的提议,只是,选择蓝月酒店是他早在回国前就已作的决定。

由于寻人广告也刊登,征信社也请了,姊姊的行踪还是毫无线索,所以他认为到出入分子复杂的蓝月酒店工作,比较有可能从酒客中探问到蛛丝马迹。

「什么?」蓝亦-听到他这么说,无法置信的弹跳起来。「明明有好几个部门让你选,为什么选择蓝月?那是酒店耶,你知不知道在那里工作会有很多女人……呃……」不对,她在说什么啊?

众人看向激动的蓝亦-后,彼此面面相觑。

他们不约而同的想,她的反弹会如此大,必定与某种暧昧的情愫有开。

蓝耀月忍不住调侃,「小妹,蓝月哪里不好?它可是走高格调路线,那里女人很多是没错,但-会不会担心太多了?除非-对耀光……」

他故意欲言又止,想看她的反应,果不其然,她立刻中计。

「没有,你不要乱猜,我只是觉得他会选择蓝月很奇怪,相信另外两位哥哥也是。」

她看向另外两位哥哥,期盼他们能开口化解她所引起的尴尬。

奈何他们似乎没有收到她求救的眸光。

「我没意见,他会选蓝月一定有他的理由,我不便阻止。」蓝耀日先开口道。

蓝耀辰叹口气,接着说:「是呀,我尊重他的决定,只是很遗憾,不能延揽到耀光这个人才。」

哎哎哎,这下如何是好?

蓝亦-的脑袋顿时混乱极了,不懂这怪异的不安从何而来。

她望向面无表情的蓝耀光,他微蹙着眉的模样映入她眼底,更让羞惭的她心中涌起深深的歉疚。

回房后,蓝亦-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想到自己带给蓝耀光困扰,实在很不好意思,最后,她决定向他道歉,于是来到他的房间。

她轻敲着门,没想到门并未关上,因她敲门的力道而微微开启。她悄然进入,并唤着他。

不见有人响应,当她打算转身离去时,梳妆台上的几张照片勾住了她的视线。

她不禁拿起照片端详,其中有些是蓝耀光与一名女子的合照,其它的大都是他们俩被其它人簇拥在中间。

很明显的可以察觉出那女子是喜欢他的,不知他是否也喜欢她?虽然从他那张自始至终毫无变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端倪。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彷佛一颗大石头压在她的心上,让她觉得胸口好闷。

这种感觉震撼着她,与之前激动的情绪相互对照后,她发现,似乎有某样东西早在不知何时已深刻在胸臆中,却一直被漠视,当导火线引燃,便一发不可收拾,漫无边际的卷涌而来。

「-怎么在这儿?」一道男声忽然响起。

蓝亦-被吓着,手一抖,照片散落一地。

她连忙蹲下来捡拾,一边解释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看你的东西,只是来找你,你不在,我要走前刚好看到照片……就有点好奇你在国外的生活……」

「看照片很难知道吧。」

蓝耀光的话让她脸上浮起两抹红晕。

她又羞赧又慌张,不禁语拙,「我……」

「交给我就行了。」走到她面前,蓝耀光接过照片后,看见她愧疚的模样,于是道:「我没有责怪-的意思。」

「可是我乱动你的东西……」蓝亦-抬起头,男性壮硕的胸膛忽然映入她的眼中。

蓝耀光身着浴袍,胸前敞开,些许水珠余留在他的胸膛上,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烁着光芒,看来十分性感。

男性的成熟魅力彷佛点燃了她心中的火苗,让她移不开目光。

「无所谓,不过是照片。」蓝耀光云淡风清的说。

他不以为然的语气听进她的耳里,像是宣告他和那女子的关系并不需要隐瞒。

忽然间,成真的臆测浇熄了她心中炽烈的火焰。

「喔。」随着她的闷哼,空气似乎瞬间凝结,沉闷环绕着他们俩。

蓝耀光疑惑的盯着她,不懂她何以突然默不作声。她总是能带动两人之间的气氛,看来她今日有点反常。

于是他主动开口:「-不是有事找我?」

「是啊,我都忘了。」蓝亦-不好意思的道。

「什么事?」

「当你说要去蓝月工作时,我的反应会不会造成你的困扰?」

「不会。」

「可是我看见你皱眉头,应该……让你很难堪才是。」

「我没有放在心上,会皱眉是因为那时我刚好在想别的事。」蓝耀光完全没有怪她的意思。

「真的?」

「嗯。」他点点头。

「呼,那就好!害我紧张半天,担心你误会了。」蓝亦-松了口气。

闻言,蓝耀光不知怎么忽然感到有些失落,但他仍然面不改色的问道:「-怕我误会?」

「对呀,我那时是一时情绪激动,没思考太多就把内心的想法说出来,没想到被哥哥们乱作文章,误会我……嗯……」哎呀,她怎么又语塞了,平时的她说话可是溜得很,今晚嘴巴却老是跟她作对。

「无意识的话,会是-最真的感觉。」

「什么意思?」一时之间,她没办法理解他的话。

他并没有多作解释,只说:「等-想清楚就会明白了。现在已经很晚,-该去睡了。」

「嗯,晚安。」

这一夜,伴随着她入眠的除了那句话外,还有他令人脸红心跳的胸膛……

翌日一早,蓝亦-吃完饭,瞥见蓝耀光走向车库,于是她立刻跟上前。

「你要去哪儿?」

「四处晃晃。」他随口应道,没打算透露去向。

「你刚回来,需不需导游?我是不错的选择喔!」蓝亦-兴致勃勃的自我推荐。

「-不用上课?」

「呵!今天礼拜六,没有课。我才不会虐待自己,在美好的周末排课,假日就该好好的轻松一下。」蓝亦-忽然想到,「耀光,你在国外念书时该不会把课都排得满满的吧?」

「嗯。」蓝耀光没有反认。

「干嘛那么辛苦,这样你玩乐的时间就变少了。」远赴异乡求学,竟然没有抽出时间四处游玩,真是太可惜了。

「没关系。」玩乐的机会多得是,何况有没有玩乐对他而言并非重要的事。

「可是要把握机会啊,谁晓得以后是不是有时间?未来是很难预料的,像我高中同学,大家计画好考上大学后要大玩特玩一番,哪知他在联考前夕出了意外……」一想到过往,蓝亦-忍不住鼻酸。

看见她惆怅的神情,他的心顿时一紧,有种想要一扫她心中阴霾的冲动,便道:「我带-去走走。」

「真的?耶--」她悲伤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听到他的话,立即-开忧郁,坐上驾驶座旁吆喝着,「耀光,快点上车啊!」

蓝耀光发现自己拿她没辙,虽然无奈的摇头,仍宠溺的瞅着开心的她。

这样的认知并不让他错愕,反而觉得理所当然,因为阳光般的笑容才是适合她的表情。

他决定暂缓原本打算做的事。「想去哪里?」

「淡水渔人码头?」

「好。」

下车后,蓝亦-拉着蓝耀光的手臂四处逛着。

「耀光,你怎么没问我为什么想来这儿?」她忽然问道。

「-会想来这里,一定有-的理由,我不会多问。」

「好扫兴喔,一般人听到我这么问,至少都有些好奇,不然也会客套的问我一下,可是你都没有。」蓝亦-咕哝着抱怨。

「-希望我问吗?」

她立刻点头。

见她似乎是欲藉此抒发心头郁闷,于是蓝耀光顺她的意问道:「-为什么想来这儿?」

「因为之前有个朋友答应要带我来,可是一直没有实现,今天刚好提到他,我就想到这里看看他口中的渔人码头有多美。」蓝亦-的语气带着淡淡的哀伤。

「不怕触景伤情?」他很想将她拥入怀中,又担心-矩,只好站在原地。

「还好。我曾经喜欢过他,所以当他约我时,我好高兴,哪知会发生这样的意外。后来,我一直视这里为禁地,生怕到这儿来会想到他。」

见她愈说眼眶愈湿润,于是他拿出手帕递给她。「拿去吧。」

尽管他的心因为她提及别的男人而有些闷闷不乐,但他并没有将情绪表现在脸上,依然淡然。

「谢谢。今天来是想把那段未发芽的恋情作个结束,告诉他,我不会忘了他,且我找到了……可以和我一起走情人桥的人。」

此刻她终于明白,原来从耀光回来后,她胸口一直未曾平息的涟漪是「喜欢」。

蓝耀光循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举目可见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

那么,他们俩在他人眼中是否也是情侣?

突如其来的思绪让蓝耀光感到啼笑皆非,却又不能否认自己确实有这样的期待,尤其她的话意似乎透露着想与他一起走情人桥。

这样的认知让他心中暖烘烘的,但她没有明说,那么他宁可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因为他暂时还不想有感情的系绊。

于是,他将这些思绪-在脑后,不着痕迹的道:「那很好。」

「你知道我在说谁吗?」蓝亦-试探的问。

「我应该没有必要晓得这个人是谁。」

这句话表明了他对此没有多大的兴趣,止住了她到嘴边的话。

也对,他都有女友了,她若再说喜欢他,只会带给他困扰,且会影响他们现在的关系。其实她应该欣慰的,因为她能够光明正大的待在他身边,尽管不是以女友的身分,却更能长久。

如此想后,她的心情坦然许多。

这时,他的手机响起。

「喂……嗯,我知道,好,没问题。」收线后,他望向蓝亦。「我有事要去处理,要走了吗?」

「好啊,别耽误你的要紧事。」

从迎娶大明星开始的文艺人生
林一诚在自己写的剧本被多次拒绝后,联系了已故的父亲的旧友,然而对方投资他的剧本的条件却是……什么?要我去和你女儿相亲?哈?你女儿还是大明星?我真不想和国民女神结婚啊!
八云绿
海贼之绝不加班
墨尔斯老板,我先下班了,溜了溜了!赤犬:墨尔斯,你给老夫滚回来。黄猿墨尔斯小哥,下班了一起喝一杯啊。青雉墨尔斯小哥,要不要明天一起嗮太阳卡普战国这是一个劳模海军员工在海军单位努力按时下班的故事。
睡醒就做梦
我真不是师尊
没有修仙门派愿意招收陆长河,陆长河一怒之下自创修仙门派。令他没想到的是,他招来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弟子!随手留下一道剑痕,大弟子从中悟出无上剑道。随手拿出一块大铁锅,二弟子凭此炼出极品雷劫丹。随手扔出一本阵谱,三弟子凭此摆出绝世天地大阵。随手拿出一柄大铁锤,四弟子凭此炼出极品灵器。……“师尊!我们悟了!我们真的悟了!”陆长河泪流满面“悟什么啊你们,我就是个凡人,你们踏马的都成仙了!”看着弟子们一个接
六道轮回拳
假面骑士世界的摄影师
重生到新十年假面骑士的世界,奈良总司携带着摄影师系统。他就是那个无论海陆空各种角度都能跟拍的最强摄影师,他将记录假面骑士的每一场战斗。好了,我只是一个准备好了的摄影师。骑士,战斗吧。
三火是沙雕吖
长夜余火
灰土上所有人都相信,埋葬在危险和饥荒中的某个遗迹深处,有通往新世界的道路,只要能找到一把独特的钥匙,打开那扇门,就能进入新世界。在那里,大地是丰饶的,就像流淌着奶与蜜,阳光是灿烂的,似乎能洗去寒冷和阴晦。人们不用再面对荒芜、怪物、感染、畸变和各种危险的事物。在那里,孩子是快乐的,成人是幸福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灰土上每一个古物学者、遗迹猎人和历史研究员都知道,这里就是新世界。
爱潜水的乌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