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痛扰醒了蓝亦-,迷蒙中,她感觉到自己似乎躺在陌生的房间里。

她的眼睛张大了些,待瞧清楚房内的摆设后,她瞬间清醒,脸上满是不解。

奇怪,她明明在蓝月酒店的,怎么会……这是哪里?

开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见到来者,她讶异地道:「耀光,是你,那我现在……」

「在我住的地方。」蓝耀光淡漠的应声,将手中的杯子递给她。「喝杯热茶会让-好过一点。」

「谢谢。」她伸手接过,慢慢地啜饮。

两人各自陷入沉思,房内的气氛顿时有些诡异。

蓝亦-频频望向站在窗前的蓝耀光,迟疑着该怎么问他昨晚的事。会来到他的住处,肯定是被他逮着,只是过程如何,她实在没有印象。

喝完茶后,她轻声问道:「昨晚我是不是很失态?」

「嗯。」蓝耀光没有否认。

「对不起,我只是想去蓝月看看,还有……」见你。后头的话消失在她的喉头,因为此时不是说这句话的时机,尤其见到他一副极力忍着不对她发飙的模样,她觉得少说话应该比较好。

「以后别这样,很危险。」蓝耀光顺着她的话提醒道。

「我下次不会了。」蓝亦-垂头着允诺,忽然想到一件事,她慌张的问道:「我二哥他……」

「他昨天有事没去蓝月,另外,-放心,我已经跟伯父伯母报备过-要在我这里过夜,请他们别担心。」

「你有没有提到我扮成男人的事?」蓝亦-紧张的询问。

「如果-希望的话。」

「不要,我不想被念。」蓝亦-连忙道。

还好他没说,否则她肯定被念到臭头。之前偷溜进去不成,被逮到后足足被双亲和兄长训了好几个钟头,这次以男人身分成功溜进去,要是被晓得,她敢保证会被禁足。

「记住,不要不顾自己的安全,别做出让家人担心的事。」蓝耀光语气平淡的耳提面命,但言词中隐约透露着激动。

他瞬间变得冷冽的黑瞳显得好陌生,她一度怀疑自己是否看错了,不懂是什么原因让他变得如此。

「你这样好可怕……」

「抱歉,我只是要-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听到她这么说,蓝耀光发觉自己太过激动,于是深吸了口气,稳住一想起家人就失控的情绪。

「我知道了。」

「我送-回去吧。」

「嗯。」

门开启的-那,一只正欲按下门铃的纤纤玉手缓缓放下。

「呃,你们要出去吗?」叶怡贞看着两人。

「对,-找我有事吗?」

「上次跟你提过有位同学到台湾来的事,说好要带他四处逛逛的,你不会忘了吧?」叶怡贞侧着脸消遗他的「好记性」。

「我是忘了。」那时他并没注意听她说话,因此对这件事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

「现在怎么办?我都跟人家说好了。」叶怡贞的神情充满困惑。

此时,蓝亦-识相地道:「哥,我先回去了,你们好好谈,byebye!」

「没关系,我送。路上说吧。」蓝耀光认为自己有必要将蓝亦-安全送到家,于是拉住她的手臂,后头的话则是说给叶怡贞听的。

叶怡贞若有所思的瞳眸打量着前方的两人。女人的感觉很敏锐,她可以嗅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息。

但无论怎么想都不可能啊,除非他们不顾伦常,做出违反天理的事。

蓝耀光下班后回到住处,一个靠坐在墙边的熟悉身影映入他眼帘,让他心一紧。

他蹲下来轻摇晃着她的肩头。「亦-,醒一醒。」

「唔……」蓝亦-揉着惺忪的眸子,见到是他,下意识的漾开笑靥。「耀光,你回来啦。」

「-在这里做什么?」蓝耀光拢起眉心。

几天前才警告她要注意安全,现在就将他的话-到九霄云外,大胆的睡在走廊上?尽管这栋大楼有监视系统,但难保不会有意外发生。

这么一想,他心头又是一紧。

「等你啊。」蓝亦-理所当然的道。

「怎么不打电话给我?」蓝耀光拉起她,之后掏出钥匙开门。

「有啊,可是转到语音信箱了,我又不好意思打到蓝月找你。」蓝亦-跟在他身后进屋。

「是吗?」他取出手机,才发现早已没电,他竟没有发现。「抱歉,手机没电了。」

「没关系。」

蓝耀光倒了杯水给她后,淡然的道:「现在已经零晨四点了,有事快点说,我好送-回去,别让伯父和伯母操心。」

「我跟爸妈交代过了,他们知道我今晚会在你这里。」

闻言,蓝耀光语气不悦的问:「-什么时候就来了?」

「八点。」

整整在走廊上待了八个钟头,她在搞什么?

思及此,他的怒气又被挑起。「-不是答应过我会注意自己的安全吗?为什么又这么做?」

「我只是……」

「只是什么?说啊!」蓝耀光扣住她的手腕,逼视着她,丝毫没有意识到怒火已侵占了他的理智。

「我只是想见你……」蓝亦-吓着,抖着嗓音道。

眼前的男人是她认识的耀光吗?他怎会突如其来的变了样,完全和平时冷淡的模样不同,此时的他就像一颗随时引爆的炸弹,十分恐怖。

「是-的性命重要,还是见我重要?」蓝耀光不接受她的理由。

「都重要,因为我相信你会保护我。」蓝亦-毫不迟疑的道出对他的信任。

「-太天真了,男人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兽性一来,遭殃的只会是。」蓝耀光咬牙切齿,变得深沉的黑眸极为骇人,颤抖的唇角显示出他的激动。

那一夜,姊姊的尖叫求救声至今依然清晰。

歹徒伤害他家人后,其中一名见到姊姊便起色欲,而他,手无缚鸡之力,只能亲眼目睹姊姊被欺陵。

闭上眼不忍看,耳里依然传来姊姊的呼叫,他捂住耳朵,还是无法阻挡她惊惧的呼喊声,这样的煎熬,他直到现在仍忘不了,也挥之不去。

让他无法忍受的是,家人的爱怎能忽视?他的存活,是家人以命换命;而她,竟不在乎家人的开心,轻易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中!

「你不会……」蓝亦-摇头。

「世事没有定论,-怎能保证我不会?」蓝耀光不置可否,阴冷的笑着。

「因为我相信。」

「今天我会让-知道该不该相信我。」他斜扬唇角,一把将她推向沙发,随即倾身压住她。

他刻意漠视她眼中的惊恐及讶异。既然用说的她听不懂,那么他不介意用蛮横的行动告诉她,性命安全比任何东西来得重要。

「耀光……」她企图出声唤醒他,奈何他全然不予理会。

他的掌心肆无忌惮的抚着她因害怕而战栗的身躯,不顾她的推拒,另一手已解开她上衣的扣子,露出白皙细嫩的肌肤。

胸口随着急促的呼吸而剧烈起伏,养眼的画面犹如兴奋剂,飞快地撩拨起他男性的欲望。原本只想点到为止,稍微教训她一番,想不到反而是折磨自己,让他可能做出超乎预期的事。

于是他一声低吼,起身离开她。「快走,不然待会可能发生什么事,我自己都无法保证,我不想做出对不起伯父、伯母的事。」

「你刚才不是已经做了,现在再来说这些话会不会太讽刺?」蓝亦-赶紧穿好上衣,心中怒涛汹涌。

「刚才只是起头,如果-不想失身于我就快走。」蓝耀光厉声命令。

「不要,我要你说清楚。」蓝亦-冲到他面前,忿然的眼直盯着他。

她绝不相信耀光会欺负她,一定有理由,否则怎会莫名其妙的说变就变。

「没什么好说的。」蓝耀光看了眼她受伤又带着倔强的眸子,之后将视线移开。

「有,我看得出来,你一直逼着你自己……」会逃避她的直视,表示他心虚,否则他大可像先前那样瞪她,对她的话嗤之以鼻。

「我何必?」蓝耀光冷哼。

他不认为自己的情感遮掩得不够,但为何她像已掌握了些许蛛丝马迹,只要再多点线索,她便能抽丝剥茧,清楚的了解?

「这也是我要知道的答案。」蓝亦-说着,伸手抚触他的脸颊。

他错愕的逃开,以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她在做什么?有人会对差点侵犯她的人做出可能再让自己深陷危险的举动吗?不,不会有的,唯一的可能便是相信他,坚定无比的信任着他。

蓝亦-愣了一会儿,之后一步步缓慢的走向他。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欲人知的事,你有,我也有。可是,若那些事情让你痛苦,让你做出非你本意的事时,宁可找个人谈谈,不要把自己逼得那么紧,我看了好难过……」

「不要再说了!」蓝耀光心中的伤疤意外的被她戳中,他悲恸又恼怒的打断她的话,免得企图平静的心湖再度被扰动。

奈何椎心刺骨的疼痛并非极力隐忍便能平复,他双手紧紧握拳,激愤的脸庞颤动不已,努力遏抑仍然停止不了排山倒海的怒意奔窜。

见到他的掌心因指尖刺入而微微渗出血丝,蓝亦-于心不忍,没多想便抱住他,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这样子……」

「走开。」蓝耀光没有动作,而是以冰冷的语气制止她。

「不,我走并不能解决问题。」蓝亦-在他怀中摇头。

「无所谓。」

「不,我看不出来,你分明很在意。」

蓝亦-正挑战他的极限,每一字每一句都尖锐的割划着他的心。

「够了。」

「不够。你知道吗?当一个你喜欢的人正受煎熬时,不能帮助他的感觉有多让人心急?你能够体会这种心情吗?我现在就是这样,因为我不知你为何所扰,为何所苦,实在无从帮起。」

她原本打算找个好时机表白,没想到话就这么说出口。

「不需要。」总算将四处流窜的狂乱思绪关回属于它们的封闭空间后,蓝耀光敛起怒颜,冷漠的拒绝她。「只要-走,我就会好过点,因为我不想听-这些长篇大论。」

「我……」

「对我而言,-的关心是很大的压力,而且-三不五时的来找我,我觉得很烦。」他推开她,来到窗前。

「告诉我,你不是说真的。」蓝亦-站在原地呆愣的望着他。

「是真的,从今以后,-最好不要来找我,我并不想见到。」

「这么说,你连我这个妹妹都不认?」蓝亦-带着一丝希望问道。

「我们是毫无血缘关系的人。」蓝耀光继续无情的说着。

其实他并不见得比她好过,尤其当她那伤心绝望的视线落寞的从他脸上转开时,他的心几乎碎了。

「我知道了。」蓝亦-带着被伤透的心,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向大门。

蓝耀光原本冰冷的眸子逐渐充满复杂的神情,嘴角不由得浮起一抹苦涩的笑。

他默默跟在她后头,一路护送她回到家,他才放心的离去。

从那天过后,蓝亦-放纵自己玩乐,享受所谓的大学生活,不断的参加联谊、夜游,只为了填满心中的伤痕。

因为没有时间想,就不会太难过,伤心就能减少。

家人担心的询问她原因,只得到她筒单的一句回答,「跟同学在一起」。

这一天,蓝承克终于受不了她毫无节制的玩乐,打算和她谈谈。

他坐在客厅里等门,终于在午夜十二点十五分时等到她。

「小-,过来。」

「我要休息了。」蓝亦-瞥了父亲一眼后就往楼梯走去。

「过来!」

她听出父亲的口气带着愠怒,便转身走向沙发。

「-会不会觉得最近的生活太糜烂了?」蓝承克尽量以平稳的语气问话。

「没有啊,我只是享受大学生活。」蓝亦-不以为然的回道。

「玩到半夜才回家,这就是大学生活吗?偶尔和同学出去玩无所谓,但-晚归的次数太过频繁了。」他忧心仲仲的看着她。

那天从耀光的住处回来后,她忽然开始忙着跟同学玩乐、和异性约会。从她上大学以来,这些向来不是她感兴趣的事,但现在,一星期七天满档的约会令人瞠目结舌。

父女连心,从她眼底隐约透露出的惆怅,他明白她正为某事困扰。他找耀光询问未果,只好直接问她。

「爸,你也念过大学,应该知道大学生活动很多,时间根本不够用。」蓝亦-随口找了个理由。

「是这样吗?那么玩了这么多天,-有解脱的快感吗?」

蓝承克带着隐喻的询问让蓝亦——那间变了脸色。

她迅速恢复镇定,淡笑着道:「为什么要有解脱的快感?玩乐只是消磨时间,爸,你未免把休闲娱乐看得太过严肃了。」

「真的吗?」蓝承克刻意再次问道。

他不是没瞧见方才她一闪即逝的仓皇神情,这更是印证了他的想法。

「对啊。」蓝亦-打了个呵欠。「爸,我想睡了。」

「好吧,早点休息。」

「爸也是,晚安。」

蓝亦-在他的脸颊上轻吻一下后,迅速奔回房间。

瘫在床上,望着窗外朦胧的夜色,她的眼里渐渐满是泪光。

她恨恨的捶着床铺。

不是说告白后结果如何不重要?为什么她都已经努力地想忘掉他,老天却不可怜她,他的身影依然停驻在她心中?

只要脑海里一闪过他的影子,她的心湖就不由自主的荡起波澜,压抑不了,也抗拒不了。

难道她非得永远爱着这个可恨的男人,无法从他的阴影中挣脱,一辈子让他的形影跟随她左右,影响着她?

她不要啊!

有什么方法才能彻底忘了他,还她宁静的生活?

早知会这么难受,她宁愿选择以「妹妹」的身分待在他身边……

「亦-,-喝过这里的酒吗?听说都是经过店长精心挑选,值得一尝。」男同学热络的介绍着。

但蓝亦-没有理会他,只是盯着舞池。

炫目的灯光,嘈杂的音乐,喧嚣的欢闹声,热闹的pub完全无法引起她的兴趣,心中的烦躁依然如影随形,让她头痛不已。

她眉头微微一皱,终于不耐烦,站起身便离开。

真不晓得自己怎么会选择以这样的方式忘记一切,早知道毫无效果,却又不停地自我催眠,告诉自己这是最有用的办法,只要别有空档想起他,自然不会为情所困,怎知反倒让她烦不胜烦。

无聊的约会,加上无趣的男同学,整晚尽是沉闷又无味。

既然如此,她倒不如自个儿去寻找更好的解忧方法,免得浪费时间。

踏出pub没多久,她忽然被后头跟上的男同学拉住手臂。

「亦-,-怎么不等我?」

「我不想待在那里,看你还不愿离开,所以我决定先走。」蓝亦-撇了撇嘴。

烦死了,滚远一点!她现在想一个人静一静,他难道不会看人脸色吗?

「怎么会,只要-说一声,我就会跟-一道走啊。」

「可是我不想。」

蓝亦-的话顿时让男同学脸上涌起一丝恼怒。

「-在耍我吗?」

「没有,只是时间太晚,我要回家了。」蓝亦——下话,转身就往前走。

恼羞成怒的男同学一把将她拉往旁边的暗巷,把她压在墙上。

「你做什么?」蓝亦-甩开他的手怒道。

「哼,别装清高,我都听说了,-之前拒绝男生的约会,只不过是想哄抬自己的身价,等时机一到,-骨子里的放荡就开始作怪。」

「胡说八道!」蓝亦-嗤之以鼻。

是谁跟她有仇,说出这种毫无根据的话,而听信这谣言的人更是愚蠢至极。

「呸!别否认了,大家口中都流传着-有多甜美,床上的-更是浪荡得可以,想不到……」男同学邪淫的抚着她的脸颊。「今晚我也可以尝尝。」

「放手!」蓝亦-厉声制止。

都怪那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乱放话,要是让她知道谁是始作俑者,绝对不善罢甘休。

「我为什么要放手?这么标致的美人就在我面前,不用用不是太可惜了?何况我真的想尝尝传闻中的甜头是什么滋味。」

这时,他们的身旁不知何时多了一道黑色的身影,由于背光,他们无法看清来者的脸庞。

「如果不放手,也许下一秒你的手就不见了。」他忽然出声,语气冰寒,吓坏了想染指蓝亦-的男同学。

蓝亦-愣住了。

是他?

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儿?

为什么她的心随着他的声音而怦然?

啊,为什么她那么不争气……

「你……是谁,凭什么管我们的事?」男同学企图保持镇定,但声音依然止不住颤抖。

「对呀,我们两人在这儿说悄悄话,你这个陌生人管那么多做什么?」蓝亦-扬高嗓音道。

听出她负气的语调,蓝耀光二话不说的拉住她的手,不顾她的反抗硬是将她带走。

男同学被这一幕吓得哑口无言,愣愣的注视着渐行渐远的两人,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

从迎娶大明星开始的文艺人生
林一诚在自己写的剧本被多次拒绝后,联系了已故的父亲的旧友,然而对方投资他的剧本的条件却是……什么?要我去和你女儿相亲?哈?你女儿还是大明星?我真不想和国民女神结婚啊!
八云绿
我真不是师尊
没有修仙门派愿意招收陆长河,陆长河一怒之下自创修仙门派。令他没想到的是,他招来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弟子!随手留下一道剑痕,大弟子从中悟出无上剑道。随手拿出一块大铁锅,二弟子凭此炼出极品雷劫丹。随手扔出一本阵谱,三弟子凭此摆出绝世天地大阵。随手拿出一柄大铁锤,四弟子凭此炼出极品灵器。……“师尊!我们悟了!我们真的悟了!”陆长河泪流满面“悟什么啊你们,我就是个凡人,你们踏马的都成仙了!”看着弟子们一个接
六道轮回拳
万界交易直播间
小说简介:穷的叮当响的李珍馥,突然撞上位面交易直播间了。在这个直播间里,手头不充裕的她,就只能卖点废品。修真界的废丹,西幻界的残缺魔偶,深渊界的眼珠魔,……这些废品都是她挣钱的宝贝!靠着她无耻的性格,城墙厚的脸皮,浮夸的台词,胆大包天的作风,故作潇洒的姿态,获得买家们的一致好评。原来,登上事业巅峰,真的很容易呢……
香甜蜜
宠你从拥抱开始
得知夜宇病逝,凌希哭倒坟前,顺拐憨萌时空精灵回到了大学。再次见面,凌希高甜回应夜宇的追求,她的成熟敏锐发现,夜宇并非因为父亲的不幸病逝,而是有人蓄谋已久
拉蜜
假面骑士世界的摄影师
重生到新十年假面骑士的世界,奈良总司携带着摄影师系统。他就是那个无论海陆空各种角度都能跟拍的最强摄影师,他将记录假面骑士的每一场战斗。好了,我只是一个准备好了的摄影师。骑士,战斗吧。
三火是沙雕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