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我!」蓝亦-死命的想挣脱蓝耀光的箝制。

「不、放。」他没回头,语气坚持。

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将他的苦心-在脑后,放任自己的安全不管。

难道她没瞧见那男人眼中的色欲,分明是想要将她拆吃入腹。

若他迟迟不现身,根本无法想象情况会如何发展。

「你凭什么管我?」蓝亦-忿然的斥问道。

如果他这样的举动是因为对她在乎,她欣然接受,这表示他的心中并非没有她的存在;若只是为了代替家人来劝她,那就免了。

「凭我是-哥哥。」

「哥哥?是谁说过我们没有血缘关系?说了一堆伤人的话,现在才要以哥哥的身分来教训我,会不会太可笑了点?」蓝亦-嗤笑道。

蓝耀光抿了抿唇。原以为只要让她心灰意冷,她便会忘了对他的情,转而接受其它男人的追求,但是,如果是演变成今日这样的情况,他倒宁可任由她来找他,也比她接受恶劣男人的邀约好。

「就因为这样而改变自己的生活,自制力未免太差。」他扬眉讥讽道。

「对,我自制力很差,因为我没办法像你那么无情,没办法忘记你说的那些话,然后完全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也可以,只要-把那些话当作是讨厌的人说的,太过在意反而正中对方下怀,随随便便两三句话就令-灰心丧志。」

「要我把你当作讨厌的人,我办不到。你明明已经晓得我的心意,为什么还要说这么残忍的话?」蓝亦-悲痛的怒吼。

「因为我没喜欢过人,无法感同身受。」

「你的意思,应该是没有喜欢过我,所以你可以任意伤害我?」蓝亦-忿然的曲解他的话意。

他不作任何辩解,「若这么想能让-好过点,那就是了。」

「好差劲!」原来……现在的他才是真正的他!

「我是很差劲。」蓝耀光顺着她的话应声。

「我恨你!」蓝亦-恨恨的-下话,转身飞奔离去。

蓝耀光看着她的背影远走。能从她口中听到「我恨你」三个字,表示他的目的达成了,希望她能因此放下他,不再为了他而心烦意乱。

蓝耀光回到蓝月酒店时,正巧碰上蓝耀月。

「你最近很忙喔,已经有一阵子常常几个小时不见人影。别太混,不然我很难跟其它人交代。」

「不会了。」蓝耀光淡然的道。

如果她想通的话,就不需要他继续暗中保护她的安全了。

「那就好。」蓝耀月拍了拍他的肩头。「对了,你托我调查的事有了些眉目,到我办公室来。」

「嗯。」蓝耀光难掩兴奋之情。

走进办公室后,蓝耀月从抽屉中取出资料。

「你提到歹徒曾说你姊姊被卖到这家酒店,经查证后,确实是有的。」

「酒店的人说谎!」蓝耀光黑眸一敛,难掩怒意。

「嗯,谁都不想惹麻烦上身,况且店家付了钱,可不想吃亏,于是先把你姊姊藏起来,等风声过后才让她出来接客。不过……」

「怎么样?」蓝耀光着急地问。

「你姊姊被一个客人赎走,现在行踪成谜。」蓝耀月叹了口气。

「查不到那个人的资料吗?」

「是啊,那个客人不愿意透露任何资料,加上他只去过那里一次,没人对他有特别的印象,而且事情已经过了五年,查起来更是难上加难。」

「我知道了,谢谢你。」

会请耀月帮忙,是他深思熟虑后的结果,因为论起人脉,比起刚回国什么人都不认的他,耀月比较可能有所斩获。

「其实我很高兴你能跟我讨论这些事,而不是独自一人莽撞行事,不然若是发生什么憾事,你怎么跟死去的家人交代?他们可是拚了命保护你,还有……亦-也是。」

小妹这阵子荒唐的行径太过令人匪夷所思,尽管家人都和她谈过,却没能唤醒她,于是他藉这件事顺道探耀光的口风。

「为何提到她?」蓝耀光避重就轻的道,从他平稳的语气中察觉不出任何情绪起伏。

「因为你是她救回来的,她不会希望你又遇到麻烦。」老谋深算的蓝耀月没有直接说出用意,而是采取迂回的方式。

「她的救命之恩,我牢记心底。」

「有想过要怎么报答她吗?」蓝耀月笑问道。

「只要她开口,我会尽量做到。」

「她不开口,你记在心头就算了?」蓝耀月故意挑他的语病。

「她不说,我无从得知她的需求,如何能让她满意?」

「说得有理,我会提醒亦-的。」

「呃?」

蓝耀月总算顺利抓到他一闪即逝的惊诧,满意的咧嘴。「就这么说定了,我会教亦-去找你,你们好好谈谈『报答』这件事。」

「你千万不要这么做。」蓝耀光着急地阻止。

「紧张什么?我跟亦-说,她还不见得会做呢,就我对她的了解,她不是个会把报答看得那么重的人。」

蓝耀光没再说话。耀月说得有道理,尤其他伤她如此深后,她应该对他失望透顶,说不定根本不想再听到他的名字。

「就先这样吧,你姊姊的事我会请人继续调查。」

当蓝耀光下班后回到住处,看见蓝亦-站在门外时,他便明白自己低估了她的韧性。

两人对望几秒后,他一语不发的开门,她则沉默的跟在后头。

「说吧。」蓝耀光径自在沙发上坐下。他对她的来意心知肚明,却故作不知的道。

「是不是只要我开口,你就会做到?」蓝亦-毫不拖泥带水,直截了当地问。

二哥跟她提起耀光时,她一肚子火,根本不想听他说话,可是当二哥说出那件令她讶异的事后,推翻了她打定主意恨耀光的决心。

于是她来确认一件事,而且要从他口中得到合理的解释。

「尽量。」蓝耀光口气平稳的道。

「我不要尽量。」蓝亦-拒绝这个答复。

「那-希望怎样?」

「百分之百,不管有多困难,你都要做到。」

「这实在强人所难。」蓝耀光微蹙起眉头。

照推论,她应该不会出现在这里,更不可能来索讨人情,可见她背后的动机绝不单纯,因此他得小心应对。

「不敢吗?你可以拿出之前对待我的那种魄力啊!」蓝亦-不以为然的闷哼。

「-别把两件事混为一谈。」

「没错,原本是两件事,但如果你不那样对我,我根本不会想要跟你讨什么人情,是你太可恶,我咽不下这口气,这是你欠我的。」

好,是他欠她的,他就该还,彻底了断,毫无牵扯。「我答应-的请求,说吧,-要我替-做什么?」

「我要你把我当亲密情人一样爱我、抱我。」

蓝耀光浑身绷紧,难以相信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不,这件事我不答应。」

「你没得选择,不是吗?」蓝亦-逼近他,俯视着他诧异的黑瞳。

她非常明白这个要求代表着将会发生什么事,但她要赌,拿自己当赌注,赌他的心里是否真的没有她。

「这根本不是讨人情、-是在践踏自己。」

「这还轮不到你来评论。规则很简单,我说,你做。」蓝亦-抬起他的下巴,像极高高在上,等待被服侍的女王,命令仆人听从她的吩咐。

「-会后悔的。」蓝耀光希望她想清楚。

「不做,我才会后悔。」蓝亦-坚决的道。

「好,如果这是-想要的,我做。」蓝耀光骤然横抱起她,走向房间。

他会让她打消念头,不要任意糟蹋自己的身体,那不值得。

将她置于床上后,他蛮横的扯去她的上衣,很快地,她赤裸的娇躯呈现在他眼前。

她粉嫩的肌肤像魅惑人的毒药挑逗着他,但理智告诉他不可以再进一步。

察觉出他的迟疑,她主动将他压在身下,攀住他的脖子,献上双唇,生涩却大胆的吻着他,之后双手在他的胸前游移,解开他衬衫的钮扣,褪去碍事的束缚。

当两人裸裎相对时,随着她亲吻的动作,她的柔软有意无意的碰触着他,对他而言是种致命的吸引力,当她的唇来到他胸前,用舌尖画圈时,他更是如遭雷击,欲望瞬间引爆。

他低吼一声后,翻身捧起她的脸,攫住她娇艳欲滴的唇瓣。他的呼吸愈来愈急促,也吻得愈加深入,舌头在她的口中翻搅嬉戏。

如果他不喜欢她,或许还能不为所动,反正只要他没有响应,她便会自讨无趣的放弃,无奈怀中的可人儿是他深爱的女人,要他如何抗拒得了她的挑逗?理智已迅速的迷失在她的攻势下。

爱她、抱她,本是理所当然,如果不是他有所顾忌,又怎会让他们的关系演变至此?

无论如何,要停止就得尽早。

「最后一次问-,-确定?」蓝耀光的嗓音极为沙哑。

「嗯。」

蓝亦-绽放着笑靥,有如一朵盛开的玫瑰,击垮了他最后一丝仅存的理智。

他不再犹豫,不再踌躇,激情的浪潮随即将两人淹没。

当他对她展现无比的深情时,她所要的答案已毫不保留的传达至她心中。

炽烈的情欲火苗逐渐熄灭后,蓝耀光直盯着天花板,懊恼自己居然放任最不想发生的事上演。

这下该如何收拾残局?

他转头凝睇枕着他的手臂而眠的蓝亦。

她的神情安详,像个坠入凡间的精灵,需要有人呵护、宠溺。

他能给她这些吗?至少现阶段不行。

「耀光,你不睡?」蓝亦-缓缓睁开睡意浓重的双眼问道。

蓝耀光脑海中思绪纷乱,许多想法纠缠拉扯,最后,他心里有了决定。

他面无表情的冷哼,「我只答应用对待情人的方式爱-,并没有要陪-睡。」

蓝亦-没有说话。

混蛋蓝耀光,要不是对他的口是心非已了然于心,她肯定甩他一巴掌后掉头走人。她决定跟他装迷糊,也许要冷酷、要无情她不会,但装傻的本事她还有。

打定主意后,蓝亦-起身穿好衣服,站在床尾笑逐颜开的瞅着他。

「不睡可以,但你的情人我现在想去约会,你是不是该奉陪?」

「去哪儿?」他直接问道,只想尽快解决这棘手的麻烦。

「渔人码头。」

夜晚的风冷得刺骨,穿著单薄的蓝亦-缩紧身子,摩擦着双手取暖。

蓝耀光跟在她后头,不禁皱着眉心。

要来渔人码头的人是她,难道没想到要穿多一点衣服吗?刚才出门时他也没多加注意,这下可好,冷得发抖。

于是他脱下外套置于她的肩头。「穿上。」

他低沉的嗓音可比此时的寒意,听来虽然毫无感情,可是他体贴的动作温暖了她的心。

「谢谢!」

两人沉默的漫步在木栈道上,即使无语,但环绕在两人之间的情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愈加浓烈。

直到来到情人桥前,她才缓缓地低语。「还记得上次来的时候我跟你说过的话吗?」

「嗯。」蓝耀光点头。

上次已用四两拨千斤的方式打消她试探的意图,纵使后来她在争执中脱口说出她的心意,他也颐利的阻止了她,今天还是避不过吗?他心中低叹。

「我已找到想一块走情人桥的人?,可是……」

「如果-不好意思告诉他,我很乐意帮-,电话几号?」他忙不迭地打断她的话,掏出手机问道。

蓝亦-煞有其事的道出一组号码,并饶富兴味的注视着他。这是他的手机号码,看他怎么应对。

蓝耀光依然神色自若,拨号之后便道:「电话不通,待会儿再打。」

「没关系,这是我的事,我自己打,不用麻烦你了。」

来这招,她就不信从他那张牢不可破的嘴巴中套不出话来。

蓝亦-拿出手机拨号。

寂静的夜晚,手机铃声显得特别响亮,但蓝耀光不为所动的任凭它响着,最后手机转接语音信箱。

蓝亦-当着他的面录下留言。「无论你做了什么事,都无法抹去你心中爱我的事实,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别再自欺欺人了。」

她直视着他,意外的捕捉到他冷漠的黑瞳中那抹一闪即逝的惊愕,但很快地便被淡然掩盖。

「我爱你,我爱你!蓝耀光--」录到后头,蓝亦-故意大吼,要他逃都逃不了,然后收线。

「别自以为是。」蓝耀光不置可否的嗤之以鼻。

「我只是坦白表达对一个人的爱慕之情,总比有人『假仙』好。」

「表达的方式有很多种,-的这种,让人无法接受。」蓝耀光表面上是不赞同她的做法,实际上是藉此拒绝她。

「不接受没关系,反正你答应要当我的情人,就得称职的扮演好这个角色,就算你讨厌我,也不能表现出来,因为没有人会厌恶自己的情人。」

「-打算用这个要求绑住我多久?」蓝耀光发觉不对劲,她要的不只是「一夜情人」,而是超乎他所预想,难道这才是她一开始所打的主意?

「不久,等到我厌烦为止。」蓝亦-笑笑,以轻描淡写的口吻道。

「到底多久?」蓝耀光不接受模糊的答案。

「你认为我的答案会是什么?」蓝亦-慧黠的眨了眨眼,俏皮的一笑,故意将问题-回给他。

她的神情带给蓝耀光无比的压力,头痛不已。究竟是什么原因改变了她的想法,让她全然没了先前恨他入骨的模样?

此刻似乎得跟她玩心理战了,所以他迟疑该如何回答才适当。

她没有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只是笑盈盈的瞅着他。

过了几分钟,他发出一声闷哼。「我不是-肚子里的蛔虫。」

「真无趣,你在认真的考虑后,应该有个比较好的答案。」蓝亦-故作无奈的摊了摊手,之后勾住他的手臂,转身朝情人桥走去。

「-也是。」他拿她的话堵她,示意她必须说清楚究竟想绑住他多久。

「我说啦,等到我厌烦为止。」

「我要明确的时间……」

「嘘!」蓝亦-突然伸手置于他的唇上。「在这浪漫的时刻,别说太多话,免得破坏气氛。」

他拉下她的手。「气氛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对我来说有。」

瞥了她一眼后,他明白了她话中之意。「要我怎么做?」

「吻我。」

这次他不再有意见,反正拒绝是无效的。

于是他攫住她的粉唇。

原本只是个浅浅的吻,却一发不可遏抑,让两人的心湖汹涌澎湃,激荡起无数的浪花。

冷风不停的吹着,然而席卷而来的热浪完全掩盖了冷冽,浓情蜜意的暖流不断缠缮,爱也随之蔓延……

看完日出,两人回到蓝耀光的住处。

「可以了吗?」蓝耀光冷声问道,瞧着眉开眼笑的蓝亦-,为自己因为恩情而被她吃得死死的感到不悦。

他曾对自己发誓,在找到姊姊之前,他不会考虑感情的事,以免耽误了对方,毕竟没有人可以给他一个明确的时间,而且调查的事是否会招致危险,也是个未知数。

在这样的情况下,凡事都得小心翼翼,所以对她只有抱歉,但为何他努力的将她赶走,她还能不以为意的笑着接近他,甚至提出那样的请求?只因为她爱他,就可以不在乎这些吗?

「还不够,但今天先暂时这样,我要回家准备上课了。」蓝亦-凑近他,轻啄了下他的唇。「byebye!」

她正欲退开,他忽然扣住她的手腕。「到此为止,别再玩火了。」

「如果我是在玩火,那么你的口是心非又算什么?」蓝亦-不疾不徐的应道,眸子直视着他,要他坦然以对。

他已铁了心,避而不答。「我不知道-在说什么。」

「不懂吗?我不介意告诉你,爱一个人不是像你这样,闷在心头什么都不说,如果你真的在乎我,就不要在气走我后还偷偷在暗中保护我。」

「-想太多了。」蓝耀光撇嘴否认。

「每天上班时间都会告假几个小时的人,每天同一时间都出现在校门口对面的人,甚至那晚出手救我的人,难道不是你?」

他忍不住皱眉。「-二哥说的?」

「是谁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想拒绝承认对我的感情吗?」

「对。」蓝耀光没有迟疑的闷声道。

他依然可以选择不说,他们的关系还是会维持原样,依照他的决定继续下去,可是他很明白,有些事变了就是变了,这么做不过是以欺骗自己来遮掩已经改变的事实。

「都这么明显了,为什么你还是死鸭子嘴硬?」

「这是我的事。」蓝耀光仍一脸不以为然的神情,扯着唇角。

「好,你厉害,不过我也不会放弃。」他冷淡的态度让蓝亦-差点按捺不住的发飙,但她告诉自己要多点耐心,于是她漾着笑,道出自己的坚持。

这一刻,时间彷佛停止,两人相互对望,都没有移开视线的打算。

他们僵持不下,直到门铃响起,两人才同时看向大门。

蓝耀光前去将门打开,门外叶怡贞红肿的眼吓了两人一跳。

「-没事……」他话末毕,叶怡贞已不顾还有别人在场,直接冲进他怀中。

气氛变得十分尴尬,让蓝亦-胸口窒闷。

她闷声道:「我回去了。」之后便转身离开。

因为叶怡贞扯着蓝耀光的衣服啜泣,要他留下来陪她,因此他并没有追去。

假面骑士世界的摄影师
重生到新十年假面骑士的世界,奈良总司携带着摄影师系统。他就是那个无论海陆空各种角度都能跟拍的最强摄影师,他将记录假面骑士的每一场战斗。好了,我只是一个准备好了的摄影师。骑士,战斗吧。
三火是沙雕吖
海贼之绝不加班
墨尔斯老板,我先下班了,溜了溜了!赤犬:墨尔斯,你给老夫滚回来。黄猿墨尔斯小哥,下班了一起喝一杯啊。青雉墨尔斯小哥,要不要明天一起嗮太阳卡普战国这是一个劳模海军员工在海军单位努力按时下班的故事。
睡醒就做梦
我真不是师尊
没有修仙门派愿意招收陆长河,陆长河一怒之下自创修仙门派。令他没想到的是,他招来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弟子!随手留下一道剑痕,大弟子从中悟出无上剑道。随手拿出一块大铁锅,二弟子凭此炼出极品雷劫丹。随手扔出一本阵谱,三弟子凭此摆出绝世天地大阵。随手拿出一柄大铁锤,四弟子凭此炼出极品灵器。……“师尊!我们悟了!我们真的悟了!”陆长河泪流满面“悟什么啊你们,我就是个凡人,你们踏马的都成仙了!”看着弟子们一个接
六道轮回拳
长夜余火
灰土上所有人都相信,埋葬在危险和饥荒中的某个遗迹深处,有通往新世界的道路,只要能找到一把独特的钥匙,打开那扇门,就能进入新世界。在那里,大地是丰饶的,就像流淌着奶与蜜,阳光是灿烂的,似乎能洗去寒冷和阴晦。人们不用再面对荒芜、怪物、感染、畸变和各种危险的事物。在那里,孩子是快乐的,成人是幸福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灰土上每一个古物学者、遗迹猎人和历史研究员都知道,这里就是新世界。
爱潜水的乌贼
穿成修真文里的npc
本以为是nc,没想到是大boss系列陆芷闲来无事吐槽男频修真文《通天》剧情俗套,结果再睁眼时发现自己成了书里一个全程围观男主被欺负了的nc,原本想秉持着吃瓜原则做个旁观者,却不小心成了局中人……《通天》讲述了男主程诃从受人欺负的无名之辈,到偶然获得上古神器无相剑,最后修成大道的故事,中间男主无外乎一路气运爆棚,夺珍宝收神兽,顺便美人在怀,套路俗气得不能再俗。在陆芷看来,唯有其中的大boss黑袍人有
楚歌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