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踏上最后一个阶梯时,映入眼帘的身影挑起了蓝耀光的不悦。

「-又来做什么?」

「找你啊。」蓝亦-回答得理所当然。

同样的对话已经持续了三天,他原以为她会因为叶怡贞的出现而放弃,无奈他料错了。

当初他确实有干脆利用叶怡贞将亦-气走的念头,但最后还是作罢,因为他不能这样做,否则对叶怡贞是不公平的。

连日来,蓝亦-漠视他的愠怒,非要他扮演好情人的角色,受不了她的死缠-打,他只好开门请她入内,以免吵到邻居。

不同于那一晚,这几天她只是与他分享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就像他在国外时她的来信那般热络,而他的反应也依然冷淡。当她说累了,便窝在沙发上睡去,抱她进房休息便成了他的工作。

之后,他总是凝睇着她带着浅笑的睡容,猜测着她的梦中是否有他……

想到这儿他就懊恼,诚如她所言,他的确口是心非,因为对她的拒绝不再强硬,赶她走的态度也不再坚持,才三天而已就有如此大的改变,紧接着,他该不会主动打开大门欢迎她吧?

该死,不可以!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蓝亦-的眉宇之间充满愉悦。

「我没兴趣知道。」他只晓得今天是父母的忌日,不希望有人来打扰他,而她却踩他的地雷,不识相的登门造访。

「是我们认识的日子,也是你的生日。」不理会他的冷淡,她径自答腔,想好好的为他庆生。

「那又如何?」

「所以我买蛋糕来……」

「走!」不等她说完,他厉声打断她的话。

「你怎么了?」他眼中燃烧着熊熊怒火,令蓝亦-惊慌。

「我怎么了?-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知道今天对我来说是多么残酷的日子吗?我失去了亲人,而-居然拿着蛋糕来为我庆祝?」

「对不起,我不知道……」蓝亦-愣住了,兴奋之情骤然被惭愧取代,她压根不清楚,也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她这件事。

「一句对不起就行了吗?我不想看到-,滚!」蓝耀光愤怒地吼道。

尽管今天他心情低落,但还不至于因她的举动而发飘,他其实是小题大作,希望藉这个机会彻底的斩断她对他的感情。

之前,他再怎么板着脸,她总有办法装傻,不予理会,现在这么对待她,他有点于心不忍,但他绝不能心软,否则将功亏一篑。

「耀光,不要……」蓝亦-摇着头,无法接受。

「带着-的蛋糕滚,以后不要再来找我,这已是我的极限。」蓝耀光撂下话后,努力的对她眼中的泪光视而不见,立刻进屋将门关上,将她留在外头。

看着冰冷的门板,她的心渐渐失去温度,被寒冷所笼罩,泪水也在不知不觉中沿着脸颊倾泄而下。

原以为蓝亦-会就这么离去,怎知一个小时后,蓝耀光打开门,却见她缩着身子坐在墙边。

她的模样像极了被遗弃的小孩,揪疼了他的心。

开门声及他的脚步声让她抬起了头,看见是他,她激动的站起身,却因为坐了太久腿已发麻,脚步踉跄的往旁边倒去。

他没有多想,直觉的伸手扶住她。一靠入他的臂弯,她立刻紧紧的抱着他。

「耀光,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气……」

才刚干的泪又不争气的滑落,沾湿了他的衣服。

他任由她发泄,这样的举动让她慌乱的心逐渐安稳。

「耀光,原谅我好不好?我不知道伯父、伯母是今天过世,我只是想替你过生日而已,如果我晓得,绝对不会这么做……」蓝亦-哭哭啼啼的道。

「嗯。」蓝耀光没说什么,只是明了的点头。

他当然知道她不是故意的,将原本欢愉的气氛弄得如此难堪的人是他,若非他藉题发挥,又怎会惹得她伤心不已?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抱着她,想要安慰她?奈何她伤心的模样揪疼了他的心,让他怎么也狠不下心推开她。

他所有坚定的意志,已融化在她晶莹的泪水中。

「我这就把蛋糕拿走,然后我们一起去祭拜伯父、伯母,好不好?」

「现在很晚了。」硬汉还是过不了柔情关,他抚去她脸上的泪痕,语气虽淡然,但已不再冷冽。

「那天一亮就去?」

蓝耀光没有回答,反而弯身提起蛋糕,紧抿的唇微微一扬。「进来吧。」

「呃?」蓝亦-难以置信的愣望着他。

「-不是要帮我过生日?」他举起蛋糕问道。

「可是……」她踌躇的盯着他,思索着他突然转变的原因,生怕这是昙花一现,怕自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般,期望随着火花消逝而幻灭。

「抱歉,我刚才情绪太激动,害-哭了。」蓝耀光难得柔情的伸手轻抚她的脸,以行动及言语传递他深深的歉意。

他也明白,自己这么做将彻彻底底的改变两人的关系,但他已不介意了,若往后真有危险,他会以生命保护她。

「没关系。」蓝亦-不以为意的摇头。

「要进来吗?」蓝耀光扬眉邀请。

他脸上的浅笑是个极大的鼓舞,因为她已经好久没看过他的笑容。

不,应该说她从没见过他笑,他总是一脸漠然,给人不易亲近的感觉,有时,他深邃的黑眸似乎隐约带着挥之不去的哀戚,彷佛有很多心事盘据在他胸臆中,可惜他从不主动透露,她也只能沉默,不过问太多。

见她无语,蓝耀光转身走向屋内,放下蛋糕后瞅睇着她。

「-不进来,我只好自己过生日了。」他以戏谑的口吻道,试图让气氛轻松些。

「啊,不要,蛋糕是我买的!」

她叫嚷着跑进屋里后,生日快乐歌随即响起,两人之间的情感也逐渐加温。

依偎在阳台上看日出,他们不约而同的互望着彼此。

与喜爱的人相伴到天明,真是件幸福的事。

蓝亦-稍稍挪动身子,更往他怀里钻。

蓝耀光以为她会冷,便伸手紧抱她,带给她温暖。

「冷吗?」

「不。」蓝亦-摇头。「只是觉得无法相信你就在我身边,所以想好好的嗅嗅你的味道,告诉自己这一切不是梦。」

「这的确不是梦。」

他晓得她在担心什么,之前他们之间仅止于「恩情」,就算她多么努力的想拉近彼此的距离,他总是抗拒,等到天一亮,通常是他们道再见的时刻。

「以后也是吗?」蓝亦-小心翼翼的问。

对于他突如其来的转变,她依然觉得犹如天方夜谭一般,怕一睁开眼睛,一切就会恢复原状。

「如-所说的,直到-厌烦为止。」

「真的?」蓝亦-激动的向他确认。

「嗯。」蓝耀光点头。

「你想通了?」

「算是吧。」他没有否认。

「为什么?几天前我逼你承认,你还嘴硬,怎么现在……」

「我不想看到-的眼泪。」

虽然他是以极平常的语调说着这句话,但她听了十分开心,因为她明白,以他的个性能说出这样的话已极为难得,让她好感动。

「要是知道眼泪那么好用,我就早点哭给你看。」蓝亦-不由得调侃道。

「那就不是-了。」倔强的她纵使受到委屈,眼泪也不轻弹,若非他太伤她的心,又怎会让她潸然泪下。

「对呀,我才不是个爱哭的人,所以你要忘记。」蓝亦-换上严肃的神情警告他。「记住喔,要忘记我哭得淅沥哗啦的样子。」

「忘记的话,就代表方才的事没发生过。」

「没有人这样推论的啦!我只是不要你记得我哭的丑样。」蓝亦-抗议。

「会丑吗?我想想?」蓝耀光作势认真的思忖着。

「还想!」蓝亦-急得嚷嚷,制止他回想她哭得惨兮兮的那一幕。

「那么在乎?」

「当然啊,谁都希望在喜欢的人面前保持最美的形象。」

「我认识-很久了。」言下之意是要补救已来不及。

「哇,你为什么要提醒我这一点?那表示我在你面前已经没有形象了。」

「-以为我会介意吗?」蓝耀光好笑的道。

「要问你啊,你介意吗?」

「介意的话,现在我身旁的人就不是-了。」蓝耀光淡淡地道。

蓝亦-红了双颊,羞赧的看着他,「原来你也会说好听话。」

这句话她等了很久,费尽苦心想要从他嘴里套出来,没料到最后是她的泪水让他开了口。

「算吗?」他不过是说出事实。

「当然-,你这句话可以抵很多话,我觉得好满足,也好幸福。」蓝亦-绽放着甜蜜的笑靥,双手勾住他的脖子,轻吻他的唇。

「-一直很幸福。」蓝耀光以轻描淡写的口吻道。

虽然他没什么表情,但她察觉得出他眼中淡淡的遗憾,于是她贴近他,将下巴枕在他的肩头。

「我陪你去看伯父、伯母吧?」

「嗯。」

祭拜父母之后,蓝耀光刚将蓝亦-送回家,便接到一通电话。

他赶回住处时,叶怡贞已等候在门外,红肿的双眼明显的透露出她曾哭过。

「什么事?」蓝耀光边开门边问道。

叶怡贞跟着他进入屋里。「耀光,帮帮我吧,我不想嫁给人家当小老婆。」

「我没权没势,爱莫能肋。」蓝耀光倒了杯水给她。

上次她来找他便是为了这件事。由于她父亲的生意遇到困难,为了解决问题,居然打算牺牲女儿,这便是她父亲与那位资助者的协议。

「你可以带我离开这里。」叶怡贞无助的望着他。

「这不是解决之道。」蓝耀光不认同她的做法。

「不然怎么办?我好烦,现在又没有人能帮我,找你,你居然若无其事的说『爱莫能助』难道连给我一点安慰跟支持都不愿意?」

叶怡贞说着,又红了眼眶,蓝耀光连忙递上面纸盒。

「我比较不会说好听话,而且-的问题我的确无从帮起。」

「那就眼睁睁看着我嫁给林总当小老婆吗?我宁可死也不要!你知道吗?他已经有好几个老婆,还一天到晚光顾酒店!」

「林总?」蓝耀光蹙起眉心。

「就是那个流连花丛很有名的老不休!」叶怡贞气恼的道。

她不懂父亲为何如此狠心,宁可不要她也要护住事业,他老是说她是他最疼爱的宝贝,结果呢?到了紧要关头,她还是成了牺牲品。

「是吗?如果是他,我或许可以帮-想想办法。」

「真的?」这句话给了她希望。

「可是结果如何不能确定。」

「没关系,至少让我知道还有机会挽救我的未来,虽然时间快到了。」只剩两个礼拜,所以她心里好乱、好急,恨不得现在就远走他乡。

不过,诚如他所言,这不是解决之道,以父亲在乎事业胜于她的情况,她的离去一定会激怒父亲,无论她跑到哪里去,父亲一定有办法把她揪出来。

「什么时候?」

「两个礼拜后。」

「时间那么短?」蓝耀光抬起眉头。「这样有点棘手。」

「如果没办法,我只有死路一条了。」

「不要轻言寻死,只要活着就不怕没柴烧!」蓝耀光怒不可遏的道。

有些人不想死却死了,有些人明明活着,却因一点不如意就随便放弃生命。一个人的生命是多少人造就出来的,怎能不好好珍惜?

「我……」难得看到他愤怒的一面,叶怡贞愣住了。

蓝耀光迅速的敛起怒容,沉着声音道:「-先回去吧。」

「不要,我不要回家,我想待在这里,可不可以?」叶怡贞不想再踏进那个让她灰心意冷的家。

「不方便,而且别给-父亲有借口将婚礼时间提前,这时候-要沉住气,让-父亲没有防备,我要调查或采取行动也比较有胜算。」

他言之有理,尽管不情愿,她也只能这么做。「好吧,我先回去。」

叶怡贞离去后,他拨了通电话给蓝耀月,与他商量这件事。

听闻正值花样年华的女子将落入年近半百的林总手中,蓝耀月十分惋惜,于是同意帮忙,并且承诺尽快在一个礼拜内查到事情有无转圜的机会。

坐在客厅里品尝蓝亦-带来的消夜,蓝耀光心满意足的享受着这一刻。

这是自从家庭破碎后,他从来不敢妄想的事。

他拿出一把钥匙。「给。」

「呃,这是……」蓝亦-纳闷的瞅着他。

「以后-可以随时进出这里,不要一个人待在外头等,我不放心。」

「那表示我是这里的女主人-?」蓝亦-说完后,不好意思的羞红了脸。

「-要这么认为,我不反对。」蓝耀光并没有否定她的话。

「真的很像一场梦耶,我本来还以为得再跟你奋战一阵子的,居然现在就有钥匙了。」蓝亦-接过钥匙,宝贝的捧在手心,兴奋的道。

她明白这把钥匙代表什么,男女之间唯有信任对方,且关系非比寻常时才会这么做,所以她已在他心中占了重要的位置。

蓝耀光微微一笑。跟她的战役,他承认输了,但他输得甘愿。「如果-觉得继续奋斗下去比较有趣,我不反对。」

「才不要,跟面无表情的你对战太耗费心神,我的脑细胞都不知道死了多少,还不知道能不能补救回来。」蓝亦-赶紧摇头。

她原本担心自己不知能撑多久,虽然只是耍赖应付他,但要耍得成功又不被他激怒,实在需要很大的耐心与毅力。

「放心,不会变笨的。」他扯着唇角戏谑道。

「我要是变笨,你就要负责到底,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尤其是……」蓝亦-摇晃着手中的钥匙。「这个在手,通行无阻,你逃不了了。」

「换个锁就行了。」蓝耀光神色自若的说。

没预料到他会这样回答,她愣了几秒后撇着嘴。「不管,你不能这样做,不然我会恨你,而且一直等在门口要你解释清楚。」

「我一样会把-赶走,因为让-恨,总比见-受伤好。」

「这就是你之前不停赶我走的原因吗?」蓝亦-总算弄懂一直以来萦绕心中的疑问。

「一部分。」

「那另一部分呢?」既然已谈到这件事,她决定问个明白。

「-没有必要知道。」蓝耀光避而不答。

「为什么?」蓝亦-坚持打破沙锅问到底。「你不说,我永远不晓得你在想什么。如果不是二哥告诉我,我可能早就放弃这段感情,放弃默默守候着我的你。既然我们两情相悦,何必为了不愿说明的事让我对你误解?那会造成让人遗憾的结果啊。」

「不会,只要-能幸福就够了。」

「我的幸福是跟你在一起,而不是用你的牺牲换来的。」

「无所谓,我有今天是-给我的,能跟-在一起,已是种奢求。」

「你不要这么悲观,我们可以一块创造幸福,只要你别把事情藏在心底,把我当外人。」蓝亦-握住他的手,传达她愿意与他分享心事的渴望。

「有些事,知道太多不见得好。」蓝耀光依然不肯透露。

「是吗?」

蓝亦-突然扬起贼贼的笑,看得蓝耀光头皮有些发麻。

「在想什么?」

「没有啊,你不说我不勉强,免得伤感情。」

她轻易便放弃继续追究,让蓝耀光心生狐疑。「-确定?」

「是啊,先这样-,我要回去了。」

她早早道别的行径更是让他心中充满疑惑。

这太不像她了,通常她在这儿一待就是到天明,因此,他更加确认她不知打着什么鬼主意,害得他有种进退不得的感觉。

他欲言又止的神情看在蓝亦-的眼中,虽觉得有趣,她却不能表现出来,否则他若开口阻止她离去,她就没辙了。

于是她若无其事的笑着道:「送我回去吧。」

直到送她回到家,蓝耀光终究还是压抑着好奇,没有问出口。

一踏进家门,蓝亦-就直接冲到蓝耀月的房间敲门。

蓝耀月原本已经睡着,被吵醒后不悦的打开门,没好气的道:「小姐,-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凌晨四点半。」蓝亦-看了下手表,正经八百的回答。

「还敢说,-要是精神很好睡不着,请去找耀光,别来烦我。」

「我有事要问你。」她单刀直入的说。

「等我睡饱再说。」蓝耀月拒绝,现在他只想休息。

「你不回答,我就不让你睡。」蓝亦-威胁道。

「当真?」

「对。」蓝亦-点头,说得斩钉截铁。

唉!有这种妹妹,他真倒霉。「好,快说,-要问什么?」

「耀光有没有跟你提过他的心事?」

「譬如?」

「譬如他为什么担心我半夜去找他,除了考量我的安全外,还有什么原因?」蓝亦-尽可能简单的陈述。

「这应该问他吧?」

「他不说。」

「喔,那我怎么知道。」蓝耀月故作不知的耸肩。

「你不知道?你们男人不是会有mantalk,而且你们是同事,他从不跟你提这些吗?」

「他不说,我有什么办法?」

「帮我问。」

「再说吧,我要睡了。」这次不等她开口,他直接把门关上,免得被烦死。

蓝亦-气呼呼的瞪着门板。很好,原本打算从二哥这里探得口风,这下还是得直接问当事人了。

从迎娶大明星开始的文艺人生
林一诚在自己写的剧本被多次拒绝后,联系了已故的父亲的旧友,然而对方投资他的剧本的条件却是……什么?要我去和你女儿相亲?哈?你女儿还是大明星?我真不想和国民女神结婚啊!
八云绿
我真不是师尊
没有修仙门派愿意招收陆长河,陆长河一怒之下自创修仙门派。令他没想到的是,他招来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弟子!随手留下一道剑痕,大弟子从中悟出无上剑道。随手拿出一块大铁锅,二弟子凭此炼出极品雷劫丹。随手扔出一本阵谱,三弟子凭此摆出绝世天地大阵。随手拿出一柄大铁锤,四弟子凭此炼出极品灵器。……“师尊!我们悟了!我们真的悟了!”陆长河泪流满面“悟什么啊你们,我就是个凡人,你们踏马的都成仙了!”看着弟子们一个接
六道轮回拳
万界交易直播间
小说简介:穷的叮当响的李珍馥,突然撞上位面交易直播间了。在这个直播间里,手头不充裕的她,就只能卖点废品。修真界的废丹,西幻界的残缺魔偶,深渊界的眼珠魔,……这些废品都是她挣钱的宝贝!靠着她无耻的性格,城墙厚的脸皮,浮夸的台词,胆大包天的作风,故作潇洒的姿态,获得买家们的一致好评。原来,登上事业巅峰,真的很容易呢……
香甜蜜
宠你从拥抱开始
得知夜宇病逝,凌希哭倒坟前,顺拐憨萌时空精灵回到了大学。再次见面,凌希高甜回应夜宇的追求,她的成熟敏锐发现,夜宇并非因为父亲的不幸病逝,而是有人蓄谋已久
拉蜜
假面骑士世界的摄影师
重生到新十年假面骑士的世界,奈良总司携带着摄影师系统。他就是那个无论海陆空各种角度都能跟拍的最强摄影师,他将记录假面骑士的每一场战斗。好了,我只是一个准备好了的摄影师。骑士,战斗吧。
三火是沙雕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