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亦-经过一阵子休养,总算扫去心中的阴霾。

之后,她便和过去一样,常到蓝耀光的住处去。

一天,门铃声响起。

现在还不到耀光下班的时间啊?她狐疑的开门。

「是-,来找耀光吗?他不在。」

「我打电话跟他联络过了,他要我先过来。」叶怡贞提着行李走进屋里,心中却纳闷,蓝亦-怎么直接叫耀光的名字,而不是称呼他哥哥?

「喔。随便坐,要不要喝点什么?」蓝亦-招呼道。

见蓝亦-俨然是这屋子女主人的模样,叶怡贞心中更加疑惑。「-常来吗?」

「是呀,耀光不在时,我来帮忙整理房子。」

叶怡贞点点头。还好只是整理房子,应该不是她想的那样。

她松了口气道:「我会来这里借住几天,麻烦-多关照了。」

这句话让蓝亦-一愣。「-离家出走?」

「我的家已经没了。」叶怡贞轻描淡写的说。

蓝亦-直觉认为也许是房子遭火灾让她临时找不到住处,她才会来找耀光寻求帮助,毕竟他们是多年的同学,所以没再多问。

「那么-安心住下来吧,有什么需要再告诉我。」

「谢谢。」

蓝耀光下班回到住处,跟叶怡贞交代一些事后,便与蓝亦-回到蓝家。

在叶怡贞暂居的这段日子,他只能先回蓝家居住。

蓝亦-从他口中得知叶怡贞的遭遇后,不由得心生同情。

「她一定很难过,父亲居然暗中做毒品买卖,不知道她是怎么走过来的?」

「她算是很坚强的女孩子,忍痛把公司和房子卖掉,偿还父亲坐牢前留下的债务,却也因此没地方可去。」

「所以你先让她住在你家?」

蓝耀光点头。「这段时间我会帮她想办法,看能不能尽快为她找到安身之处。」

「我也去跟爸爸说一声,请他帮忙。」

「嗯。这段时间-就不用到那里去了,反正我会回蓝家。」

「不,我要去,这时候的她很脆弱,所以要让她知道有人关心她。」

蓝亦-将心比心,自己若没有家人及朋友的支持和鼓励,不会这么快便走出阴霾,因此她相信叶怡贞同样需要有人关怀她,陪伴她。

「好吧,那就辛苦-了。」

接到叶怡贞的电话后,蓝耀光着急的赶回住处。

「-没事吧?」

叶怡贞一见到他,立刻扑进他怀中,「你为什么不留在这里陪我?」

蓝耀光很快地推开她。「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难道你也嫌弃我?」

他的话让她想到当父亲的事被报导后亲朋好友的讥讽,他们甚至无情的不愿对她伸出援手。

他们之前不知接受了父亲多少资助,这会儿倒是忘得一乾二净,拒绝她的求助。

她只好来找他,以为能从他这里得到温暖及包容,哪知他同样对她避之唯恐不及,自从她住进这里后,他根本从不来看她,通常都是她找他时他才出现?

「我没有。」蓝耀光摇头道。

「明明就有!你来这里几次我都算得出来,如果你不是嫌弃我,应该常常来看我,而不是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间屋子里,让寂寞缠着我。」叶怡贞激动的说。

每当夜晚降临,黑暗就像洪水猛兽袭来,恐怖得令她发抖,她只能害怕的窝在墙角,止不住从脚底不断冒上来的寒意。

没人理会哭泣的她,她彷佛是个遭遗弃的人。

而确实也是,父亲为了私益牺牲她,坐牢后留她一人独自面对冷嘲热讽,没有人陪伴她,她觉得承受的压力已大到极点,让她快要崩溃了。

「经常出现跟是不是嫌弃-是不能画上等号的。」蓝耀光看着她情绪失控的模样,思忖着该如何帮助她放宽心。

「我觉得一样。」叶怡贞反驳道。

「难道亦-来陪-还不够?」

从她住进这儿后,亦-不辞辛劳的每天一下课就来陪她,回家后还向他报告她当天的状况,但他愈听愈觉得她的情况不对劲。

今日亲眼所见,她的精神比起之前来得更糟,他考虑着是否要将她送医治疗。

「不够,我要的是你,她不能取代你。」

「很抱歉,-想要的我无法给。」

他明白她言词中透露的意思,虽然如此坦承会伤害她,但他不能因此敷衍了事,若给她希望,将来失望的痛苦会更大。

「从以前到现在,你一直不接受我的感情,而你又没有女朋友,为何不给我们彼此一个机会?」叶怡贞想听他解释。

「因为感情的事不能勉强,连试都不能试。」

「你好残忍!」叶怡贞忿恨的道。

「残忍总比说谎言欺骗-来得好。」

「连同情我一下都不行吗?」叶怡贞哀戚的问。

「同情的爱是-想要的吗?」蓝耀光反问道。

闻言,她沉默了几秒后缓缓开口。「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怎么搞的。」她终于稍微冷静了些。

「我懂。」蓝耀光明了的点头。

「可以告诉我你跟亦-的关系吗?你们真的是兄妹?」

女人的直觉很准,尤其这几天听到蓝亦-提到耀光时甜蜜的语气,她的猜测大概八九不离十。

「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她是我最重要的人。」蓝耀光毫不隐瞒。

「我明白了,谢谢你来看我。」

送走他后,叶怡贞忍着心伤靠着门,泪水却怎么也停止不了。

她哭得凄惨,将这阵子假装坚强的压力倾泄而出,另一方面她又好恨,恨上天夺走她原本的幸福。

纷扰的思绪在她心里反复纠葛,让她的神志渐渐混乱。

下课后,蓝亦-带着点心来看叶怡贞。

她兴匆匆的打开盒子。「怡贞,快来吃吧,这家的泡芙很好吃喔。」

「不用了。」坐在窗前的叶怡贞稍稍回首瞥了她一眼,又沉浸在自己构筑的世界里,默然的盯着窗外。

「心情不好吗?」蓝亦-捧着盒子来到她面前。

「对。」叶怡贞没有否认。

「要不要跟我谈谈?」

「没这个必要。」叶怡贞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冷哼一声。「只要-别出现在我眼前,我心情就会好一点。」

「我……」她的话让蓝亦-一愣。

「坦白说,我讨厌。」叶怡贞直接道出对她的厌恶。

「为什么?」

「-抢了耀光!」

「我没有抢啊,我们是两情相悦。」蓝亦-摇头道。

「只要没有-,耀光一定会爱上我。」叶怡贞的神情突然变得阴森,倏地朝她逼近。

蓝亦-心一惊,不由得直往后退,张目结舌的盯着她,欲反驳的话梗在喉头说不出来。

眼见叶怡贞不断逼近,蓝亦-已退到沙发后头,终于勉强开口,「-不要再过来了。」

「-能奈我何?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人,没人救得了-!」叶怡贞忽地大笑,手伸向前扣住她的颈子。「离开他,我要他完完全全属于我。」

「放开我……」蓝亦-脖子被箝住,快要透不过气来。

「我好爱他,可是他一点都不领情,-知道吗?」叶怡贞凑近她,蹙眉怨叹,但不一会儿又换上趾高气扬的神情。「全都是因为-这个狐狸精勾走了耀光的魂,他着了-的魔,才会对我不屑一顾。」

「我没有!」蓝亦-摇头,欲拉开她的手。

怎知叶怡贞单手的力道还远胜于她,瞳眸更是犹如见到仇人般狠狠瞪视着她,让她惊惧不已。

蓝亦-呼吸逐渐困难,挣扎着推拒,仍撼动不了叶怡贞分毫。

直至她气息变得微弱,双眼缓缓阖上,叶怡贞才满意的冷哼,将手松开。

蓝亦-已失去意识,身子沿着沙发滑落,趴在地上。

叶怡贞面无表情的睨了蓝亦-一眼后,便掉头回到窗前,继续欣赏夜色,完全不在意她的死活。

手机铃声响起,在寂静的屋内显得特别大声。

蓝亦-睁开眼,难过的咳了几声后爬起身,脚步颠簸的往桌子走去,拿出袋子里的手机接听。

「喂……」她勉强地开口,声音有气无力。

「亦-吗?」蓝耀光不太确定接电话的人是她。

「嗯。」

「-怎么了?声音听起来怪怪的。」

「耀光,你快来接我,不然我……」

她话末说完,叶怡贞已从浴室走出来,飞快的抢走手机。

凶狠的瞥了蓝亦-一眼后,她立即以轻柔的嗓音道:「耀光,你什么时候要过来看我?」

「怡贞?亦-呢?」蓝耀光纳闷地问。

他知道亦-通常在八点左右离开那里,不过他们今晚约好要一块吃饭,因此她应该六点就会到家,但他回到蓝家后没见到她的人影,于是他立即开车出门,并打电话打算告诉她,他直接过去接她。

「她喔,在旁边啊。」叶怡贞冷眼扫视蓝亦-,见她正不断往后退去,于是动作迅速的来到她面前,一把扣住她的衣襟,语气却不变,仍娇滴滴的道:「别理她,我要你跟我说说话。」

「-想聊什么?」蓝耀光敏锐的察觉出异状,心中盘算过后,决定先应付她,直到他赶到那儿为止。

「都可以啊。」叶怡贞将蓝亦-拖到沙发前,径自坐下后继续道:「谈谈我们认识的过程如何?」

「可以。」蓝耀光没有拒绝。「我记得是在一个下雨天碰到。」

「是呀,你不觉得很浪漫吗?在雨中偶然的相遇,彷佛是上天告诉我们,这辈子我们注定要在一起,但是你呢?你却背叛了这个安排!」叶怡贞愈说愈激动,抓住蓝亦-手臂更加用力。

指尖狠狠刺入肌肤,痛得蓝亦-揪紧了眉心,她紧咬唇瓣,才忍住差点脱口而出的痛呼。

「我没有背叛。」从来没有在一起过,哪来的背叛?蓝耀光心里这么想,但他晓得若这么说出口,一定会引起叶怡贞极大的反弹,因为他听得出她的情绪已失控。

「那你为什么都不理我?」叶怡贞抱怨道。

「我现在要过去了。」蓝耀光立刻这么说,避免激怒她。

「真的?」叶怡贞毫不掩藏喜悦之情,唇边漾着笑。

「待会儿就到。」

「好,我等你?」

挂断电话后,蓝耀光加快车速,生怕晚一秒即发生憾事。

来到门前,他提心吊胆的等待叶怡贞开门。在门开启的-那,他瞥见蓝亦-靠着沙发坐在地上,立即迈步奔至她身边。

「-没事吧?」

「快带我走……」蓝亦-脸色苍白的偎在他怀中,握着他的手因害怕而猛烈颤抖。

「好。」蓝耀光马上扶着她欲离开。

这时,叶怡贞挡住他们的去路,忿然的瞪着他们。「你不是来找我,为什么搂着她?」

「我并不是来找。」蓝耀光淡然的应道,

「你刚才明明不是这么说的。」叶怡贞怒声指控。

「因为怕-伤害她,原谅我回答-的话都是暧昧不清的。」

他记得前天来看她时,她精神状况虽不佳,但还不至于像今天这样恍惚,完全不是他所认识的叶怡贞。

是什么原因使她突然变了样?他想,待会儿把亦-送回家后,最重要的事便是送叶怡贞就医。

「你骗我?」叶怡贞扭曲他的话意,此刻,她已丧失了判断力,丝毫听不进任何解释。

「没有,-听我说……」

「我不要听!你们好过分,利用我、欺负我,我已经那么惨了,你们居然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还这样对我……我要你们后悔!」叶怡贞疯狂的吼叫,取出放在口袋里的刀子。

这举动让在场的两人错愕,蓝耀光立刻回过神阻止道:「怡贞,别这样。」

「哈哈,你也会担心我?」叶怡贞讽笑着,将刀子置于手腕上。

两人紧张的深吸口气,接着,蓝亦-急忙离开蓝耀光身旁,试图安抚她,「-看,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可不可把刀子放下?」

「走开,我不想看到-!我唯一的生存动力被-这个坏女人抢走,-还敢出现在我面前?」叶怡贞挥舞着刀子,情况更加惊险。

蓝亦-见识过她骇人一面,为了缓和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于是立刻道:「-把刀子给我,我教耀光在这里陪-好不好?」

「每天?」叶怡贞被说动了。

「嗯,每天。」蓝亦-点头允诺。

蓝耀光明白蓝亦-这么说的理由,但这么做只能暂时解决紧张的情况,不过,目前当务之急是先拿走叶怡贞手中的刀子,他便顺着蓝亦-的话问道:「怡贞,可以吗?」

叶怡贞紧抿着唇望着两人,思索着他们话里的真实性。

没多久,她冷嗤一声。「哼,我不相信,你们的用意还不是为了拿走这把刀子,我偏不给你们。」说完,她拿着刀子把玩,指腹在刀刃上来回游走。

「不要这样,很危险……」蓝亦-看了倒抽口气。

「我的事用不着-管,-快滚!」

「可是……」

「可是什么?-走,耀光留下。」叶怡贞厉声命令。

「别闹了,-以为拿着那把刀子威胁我们就有用吗?」蓝耀光沉下脸道。

「当然,看你们都吓成这样了。」叶怡贞得意不已。

「那是我们担心-受伤,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么可以轻易开玩笑?」蓝耀光愈说火气愈大。

「不要跟我提我爸爸,我不想听!」一听到父亲,叶怡贞的情绪再度失控,开始胡言乱语,「他是最会骗人的人……你们也是!走,我不想看到你们!不,不要,别走,我好寂寞,陪我……呵呵,算了,反正我是没人爱的,让我死了,就不用这么痛苦……」

「怡贞,不要这样!」

她并没有将蓝耀光的劝阻听进去,思绪依然混乱,不停的自言自语。「对,死了就能解决一切……」

当两人面面相觑,苦恼着不该如何是好时,她突然出其不意的用力在手腕划下一刀,顿时鲜血不断的流出,令人怵目惊心。

蓝亦-惊得愣住了,在蓝耀光急切的催促声中才回神。

「亦-,快打电话!」

「好。」

蓝耀光四处寻找可以先行为叶怡贞止血的东西,蓝亦-则慌忙的联络救护车。

叶怡贞恍惚的抚摸着鲜红的血,还发出吃吃的笑声,全然不认为发生了多严重的事。

直到救护车来到,大量失血的叶怡贞已脸色苍白,几乎失去意识。

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她的手一直握着蓝耀光的,像飘荡在海面上的人紧握着一块浮木般,不愿放开。

此举映入蓝亦-的眼中,让她百感交集,她下意识的勾住他的臂膀,微侧着头靠在他的手臂上。

蓝耀光察觉出她的不安,空着的另一手立刻握住她的,要她别担心。

她抬眼,正巧对上他深情的凝视,两人不约而同的发出会心的一笑,双手握得更紧了。

经过急救后,叶怡贞被送往病房。

蓝耀光神色凝重的瞅着床上因麻醉未退而昏睡的她,思绪复杂。

「耀光,我们要在这儿陪她吗?」蓝亦-问道。

「我先送-回去后再过来。」蓝耀光抚着她担忧的脸。「没事的,既然她都送到医院来了,正好趁这个机会安排她做心理治疗,希望能改善她的情况。」

他已从亦-口中听说了下午发生的事,他没料到叶怡贞的病情已严重到这个地步,只怪他没早点送她就医,差点让两条人命白白丧生。

「嗯。只是她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蓝亦-难以想象有人能在短时间内彻底的变了个样,甚至出现伤害他人及自残的举动。

「或许是跟她最近的家变有关吧,不过真正原因还是得等医生检查后才知道。」他会如此臆测,是因为自己也曾经遭逢变故,但他懂得自处,个性虽然有所改变,至少不会伤人伤己。

「她会痊愈吗?」蓝亦-望着叶怡贞,心疼她所受的苦。

这一瞬间,她发觉自己曾遭遇过的痛苦事,跟她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她有家人的陪伴,可是怡贞却得一个人独自承受。她只能祈求上天保佑怡贞,并尽可能的伸出援手。

「有我们陪她一起度过,她会痊愈的。」蓝耀光搂着她的肩道。

「是呀。」蓝亦-点点头,更加偎近他的胸膛,聆听他的心跳。突然她像想起了什么,抬头道:「耀光,我……嗯,如果我提到你家人的事,你会不会伤心?」

「怎么说?」蓝耀光表情温和,看不出任何情绪反应。

「因为我想到你也曾经历变故,是否能够以你的立场跟她聊聊?也许她就不会想不开了。」蓝亦-小心翼翼的说着,生怕戳中他心里的伤痛。

「也许吧,不过这跟个人的性格有关,将心比心不一定有用,而且她的状况已经不是我跟她聊聊就能解决的,还是把她交给专业人士,若需要我们从旁协助,我们再配合就好。」

「嗯。」蓝亦-认同的点头。

「好了,我先送-回家吧。」

走向房门时,蓝亦-频频回首看着叶怡贞,真心期盼她能早日痊愈。

两人不知道的是,叶怡贞已在他们谈话时苏醒,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怨恨的波涛在她体内汹涌翻腾。蓝亦-夺走了她的爱,她发誓要蓝亦-付出代价!

海贼之绝不加班
墨尔斯老板,我先下班了,溜了溜了!赤犬:墨尔斯,你给老夫滚回来。黄猿墨尔斯小哥,下班了一起喝一杯啊。青雉墨尔斯小哥,要不要明天一起嗮太阳卡普战国这是一个劳模海军员工在海军单位努力按时下班的故事。
睡醒就做梦
带着神墓镇压斗罗
(不舔唐三,不拜大师,无系统!)神墓出,哭声一片,埋葬亿万灵魂。这一世的方尘,手握顶级武魂,当镇压整个斗罗!
一尺咸鱼
我真没想做渣男
“我真不是渣男。”顾运坐在墙角,诚恳地向围着他的众红颜解释,“从哲学角度说,这一切都是由高度偶然的巧合所导致的必然认知误差……这点我和苏格拉底的看法是一致的,诶、诶,有话好说都别动手啊”书友群795604158
小小部长
假面骑士世界的摄影师
重生到新十年假面骑士的世界,奈良总司携带着摄影师系统。他就是那个无论海陆空各种角度都能跟拍的最强摄影师,他将记录假面骑士的每一场战斗。好了,我只是一个准备好了的摄影师。骑士,战斗吧。
三火是沙雕吖
宠你从拥抱开始
得知夜宇病逝,凌希哭倒坟前,顺拐憨萌时空精灵回到了大学。再次见面,凌希高甜回应夜宇的追求,她的成熟敏锐发现,夜宇并非因为父亲的不幸病逝,而是有人蓄谋已久
拉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