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亦-闷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手握遥控器不停按着。

电视上怎么净是一些无聊的节目?最后她幽幽叹气,终于放下遥控器。

已经好几天没见到耀光了,去找他吧!

她正欲起身,蓝耀月从楼梯优闲的走下来。

「小妹,没出去约会啊?」

「你明知道原因,还故意这样说。」蓝亦-噘着嘴咕哝。

「让耀光跟她单独在病房里相处那么多天,-不紧张吗?」蓝耀月觉得他们这么做并不妥当。

「紧张啊,可是我相信他。」

叶怡贞醒过来后,除了蓝耀光之外什么人都不理,他原本打算不理会她的无理取闹,直接将她交给医护人员,怎知叶怡贞忽然拿出随身的小刀往手腕上割,吓坏了众人,于是蓝耀光与蓝亦-商量后,决定由他来照顾怡贞,并陪着她做心理治疗。

但这么做实在苦了他,他必须寸步不离的跟着怡贞,否则只要一秒没见到他,她又开始自残。

叶怡贞彻底打乱了他们的生活,蓝亦-只求医生能赶快治好她,让大家能松口气。

「不是-相信他就行,如果叶怡贞不打算放手,-就眼睁睁放任情况继续发展下去吗?」蓝耀月分析着。「-有没有想过,也许她是想用自杀博取你们的同情,光明正大的将耀光绑在身边?」

「应该不会啦……」虽这么说,可是连她自己都没有把握。

「难说!-不把人家当情敌,却不表示对方也是如此,尤其当郎无情妹有意的时候,她搞不好会使出什么手段把耀光抢走。」

「二哥,你不要吓我啦。」蓝亦-蹙眉抱怨道。

「别怪我丑话说在前头,一切还是小心为妙。」

「我知道了。」

终究难耐对蓝耀光的思念,蓝亦-来到医院。

她站在病房外犹豫不决,举起手欲敲门,又担心叶怡贞见到她后会情绪失控,于是又把手放下。

听到病房里头的交谈声,她想到二哥的提醒,心里不禁开始有些不安。

「医生说-已经可以出院,只要按时回来复诊就行了。」

「我不想出院。」

「住在医院里没什么好处。」

「有,你会陪在我身边。」叶怡贞撒娇道。

「-出院后一样可以见到我。」

蓝耀光的语气让门外的蓝亦-心中好过了些,因为他的口吻还是那么淡然,并没有什么改变。

「见到不代表你会陪我。」叶怡贞脸一沉,对他的话很不满。

「我有我的生活要过。」蓝耀光微蹙起眉头。医生不是说她复元得很好,怎么还是如此蛮不讲理?真的可以放心让她出院吗?

「原来你陪我是这么心不甘情不愿啊。」叶怡贞撇嘴道。「亏我还想好好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可能还无法从泥淖中爬出来。」

「-……」蓝耀光无法相信自己所听见的话。

「哈哈,吓到你了?我一直想从你脸上看到不同的表情,这下总算如愿了。」叶怡贞笑得开心。

她这番话虽也让蓝亦-吓一跳,但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真是的,她不该听信二哥的话,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且看来她也没有必要进去一探究竟,因为怡贞出院后,耀光就会回家了。

思及此,蓝亦-愉悦的举步离去。

「-没事吧?」蓝耀光小心翼翼的询问叶怡贞,生怕她又开始发作。

「没事、没事!」

「真的?」

「当然。」叶怡贞绽放着甜美的笑靥。「来,帮我收拾东西吧,办完出院手续后,我请你吃顿饭,好吗?」

「好,不过这顿饭我来请,庆祝-康复。」

「ok,地点就由请的人决定吧。」

「嗯。」

将叶怡贞送回他原先的住处后,蓝耀光开车回到蓝家。

一开门就见到等侯着他的蓝亦-,这些日子以来对她的思念终于找到出口。

「我可以抱-吗?」他道出压在心中许久的话。

蓝亦-愣了几秒,便红着眼眶冲进他怀中。「我好想你,而且也很担心,好怕你就这样一去不回。」

「不会的。」他怎可能舍得离开心爱的人?

「我知道你不会,但就是不由自主的担心嘛。怡贞她痊愈了吗?不然你怎么能够离开?」蓝亦-故作不知的问道。

「她出院了。」

「真的?恭喜她。」蓝亦-虔诚的感谢老天爷的保佑。

「这些日子委屈-了。」蓝耀光心疼的看着她,戚激她的包容和体谅。

「我不委屈,只要能够帮助她就好,倒是辛苦你了。既然她已经出院,你应该可以不用再整天陪着她了吧?」

「再去陪她,就太不恰当,而且说不过去,再说……」蓝耀光顿住,犹豫着是否该说,因为他实在不会讲什么好听话。

「再说什么?」蓝亦-睁大眼睛等待着。

「算了。」思索一会儿后,蓝耀光选择噤声。

「啊,你怎么可以这样?」蓝亦-不服的嗔道。「你老是把话说一半,不然就是说着让人难以理解的话,又不解释给我听,像上次居然还要我自己想,我到现在想破头了还是没有想出来,不管,这次你一定要说清楚。」

「我以为-想得到。」蓝耀光挑眉,不敢相信的看着她。

「就是想不到,所以你要说!」蓝亦-耍赖,非要他说清楚不可。

「-明知道我不太会说。」

「以行动表示。」

「行动?」蓝耀光认真的思付着,毕竟要他赤裸裸的表现情感是件很不自在的事,这该如何是好?

「慢慢来没关系,我可以等你。」

「我累了。」蓝耀光转移话题,直接朝楼梯走去。

「哇,你赖皮!」

「早点睡,晚安。」他故意将她的话当耳边风。

「臭耀光--」

一天,叶怡贞忽然主动联络蓝亦-,以赔罪之名邀她吃饭。

蓝亦-曾受过叶怡贞失心疯时残忍的对待,尽管明白叶怡贞是不得已,她并没有责怪之意,但那天的事她记忆犹新,因此赴约时仍提心吊胆。

到了相约的餐馆,叶怡贞远远的便朝她挥手。

待她坐下后,叶怡贞热络的招呼着。「今天我请客,别跟我客气,想吃什么尽量点。」

「-决定就好,我没意见。」蓝亦-防备的道。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还是与她保持距离比较安全。

「既然-没意见,我就替-点餐。」

「谢谢。」

很快的,餐点陆续送上桌。

蓝亦-不知该跟叶怡贞说什么,只好被动的听叶怡贞滔滔不绝的诉说着在国外时与蓝耀光相处的点点滴滴。

那些话传入她耳里,让她万分不舒服,食物也失去应有的美味,因此她提不起劲的搅动着盘内的面条。

「不喜欢吃吗?」见蓝亦-失神,叶怡贞紧张的问。

「没有。」蓝亦-摇摇头。

「喔,那就好。对了,我刚刚说到哪里?」显然叶怡贞对于刚的话题很有兴趣,想要继续谈下去。

不着痕迹的轻叹后,蓝亦-接口,「-跟耀光去参加同学的生日pa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