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蓝耀光如蓝亦-所愿的离开蓝家。

他忽然离去,让蓝家人极为不解,但无论大家怎么问,蓝亦-都不愿说什么。

心情不佳的她待在房间里,看着两人的大头贴,胸中顿时充满苦涩。

之后,她忽然站起身,拿了件外套穿上后出门,匆匆来到蓝耀光的住处。

她猜想他应该会回到这里,否则他就没地方去了。

蓝亦-按下门铃,没多久,叶怡贞前来开门。

「什么事?」

「耀光在吗?」

「-问我?会不会太可笑了,我还在等-的消息。」

「可是我昨晚已经跟他说清楚了。」蓝亦-着急地道。

「是真的还是演戏给我看?」叶怡贞不太相信她所言。

「这没什么好演戏的!」

「我怎么晓得?」叶怡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怡贞,别这样,我只要见他一面就好。」

「既然都说清楚了,还有什么好见的,看来-只是在骗我。」

「我没有……」

「够了,明明答应我却做不到,我不想看到-,滚!」叶怡贞愤怒的打断她的话,下逐客令。

「不要这样,我有东西要给他。」

「走!」叶怡贞推开她后猛然甩上门。

蓝亦-不知所错的盯着门。不知道叶怡贞的话是真是假?若他真的没回来,这下她该去哪里找他?

深夜的蓝月酒店仍然热闹。

蓝亦-在门外驻足,以手机与蓝耀光联系,无奈他没有开机。

这是他无言的抗议吗?

能怪谁?只能怪她自己。

但在这里等也不是办法,她没打算联络二哥是因为不希望他问东问西,可是若一直站在这儿,难保不会被他碰到。

这下可怎么办才好?

此时,蓝耀光出现了,她急忙奔向他。

「有事吗?」蓝耀光面无表情的瞅着她。

他没有温度的黑眸映入眼帘,让她的心好痛,但她无法说什么,因为这全是她咎由自取。

「我要把这个给你。」蓝亦-取出一个盒子。

他没接过,只是盯着。「什么?」

「你的照片。」蓝亦-的喉咙干涩不已。

「这时候拿这个给我,是想表示什么吗?」蓝耀光望着她,觉得这时的她和凌晨时不太一样,似乎十分平静。

「忘了你。」蓝亦-简短的应道。

这句话伤了他的心。「有必要做得这么绝吗?」

他原以为她是有苦衷才会作出那样的决定,便打算先退一步,等查明事出何因后再说,怎知她现在的举动无疑是在他的心上重击一拳。

莫非她所言一字不假,她确实已经不爱他?

「留着也没用,要分不如分得彻底,别再相互羁绊。」看着照片只会让她痛苦,更加放不下。

「也就是-希望我跟蓝家的关系分个清楚?」蓝耀光径自下结论。

「没有,只限于你跟我之间。」

「-这话很矛盾,-觉得我只跟蓝家接触,可以完完全全避免我们之间不再有所牵扯吗?」蓝耀光闷哼,嗤笑她想得太过单纯。

「如果你担心这一点,也可以考虑跟蓝家保持距离。」蓝亦-隐忍着胸中的苦涩,心口不一的说。

「这才是-的真心话吧?」蓝耀光感到灰心意冷。

尽管明白她实在不太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但话的确是从她嘴里说出来,要他如何漠视,如何不以为意?

「你要这么想也行。」蓝亦-没有否认。「总之,东西交到你手上,要怎么处理随便你,我没意见。我走了。」

「就这样,连再见都没有?」

「何必呢?」

随着这句话,四周的空气彷佛瞬间凝结,冻得两人禁不住微颤。

瞅睇彼此几秒后,纵使无奈,他们也只能转身分道扬镳,为这段感情画下句点。

蓝耀光向蓝耀月提出辞呈。

「为什么?」盯着桌上的辞呈,蓝耀月皱眉不解。

对于耀光突如其来搬出蓝家,他都尚未兴师问罪,耀光居然又丢了个炸弹,让他措手不及。

「我打扰蓝家太久,是该离开的时候。」蓝耀光避重就轻的道。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根本没人希望你走啊。」蓝耀月无法理解。

「是我自己选择离开,因为我不想再依赖蓝家。」

「这太突然了,是不是跟亦-有关?」蓝耀月敏锐的一语道破。

蓝耀光依然不承认。「不是,我已经跟她没有关系,我只是想靠自己的双手拚出一点成绩。」

「你们两个究竟怎么了?」见鬼了,他们俩同时变得如此异常,这下他非要发挥金田一的精神,弄个明白才行。

「没事。」蓝耀光淡然的答腔,不愿多谈。

「才怪!」蓝耀月快人快语的道:「明眼人都看得出你们那么爱对方,怎可能说分就分,你以为随随便便说几句话应付我就能了事吗?」

「我没有这么想,而且人会有什么改变,本来就是无法预料的事,所以爱情能不能持久,谁都没有把握。」

「这是消极的想法,爱情能不能持久是看彼此的努力。」

「耀月,别说这些了,今天我是来跟你讨论辞职的事。」蓝耀光转移话题。

「暂时不准,除非你给我一个能说服我的理由。」蓝耀月将辞呈收起,一脸没得商量的神情。

蓝耀光抿着唇。是啊,要辞职也得有个合理的原因,可是他的感情被莫名其妙的三振出局,却要不到一个明确的答案。

虽然蓝耀月坚持不让他走,他还是转身离去。

叶怡贞等了几天,依然没见到蓝耀光来找她,气愤难耐的她不给蓝亦-解释的机会,约她出来谈判。

「-的承诺呢?」叶怡贞劈头就质问道。

「我已经做到了啊。」

她都彻底的退出了,叶怡贞还想怎样才肯放过她?

「还骗我,耀光明明没来找我。」叶怡贞愤怒的瞪着她。

「不可能啊?」蓝亦-摇头。

她从二哥那儿得知耀光已旷职好几日,也无法联系到人,所以她认为他应该是去找叶怡贞了。

如果没有,那他跑到哪儿去了?

「难不成-的意思是我说谎?」

「我没这个意思……」

「哼,没这个意思最好,快把耀光交出来。」叶怡贞怒不可遏的要人。

「人不在我这儿,我怎么交给-?我们冷静点谈好吗?」蓝亦-受不了她的无理取闹,但眼见叶怡贞的情绪逐渐失控,于是她试着以缓和的语气道。

「要我冷静,就把人给我,还是-反悔了,把他藏起来,不让他来找我?」

「-……我没有必要这么做。」

「有没有必要是-自己说的,我怎么晓得是真是假?」叶怡贞激动的拿出刀子威胁。「快教他过来,不然我死给-看!」

又来了,一遇到无法解决的事,叶怡贞就拿刀子示众,以为这样事情就能如愿吗?

蓝亦-心头一把怒火熊熊燃起,再也无法压抑。

要把爱人拱手让人已是件艰难的事,她还如此苦苦相逼,实在让人忍无可忍,于是蓝亦-对她的举动视若无睹的道:「-要死就快点死,免得因为-一个人闹得大家不得安宁。」

「-……」叶怡贞没料到蓝亦-会这么说,睁大眼愣住了。

「一个人的耐性是有限的,请-不要逼人太甚。拿刀子出来并不代表-很厉害,反而显示出-的愚蠢,只有笨蛋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蓝亦-毫不客气的批评,希望藉此制止她自残的举动。

哪知叶怡贞已失去理性,这番冷嘲热讽更是引爆她心中的火药。

她歇斯底里地笑着呼喊,「我就知道,没人喜欢我,连耀光都不要我!好,我死,反正死了就不会痛苦,死了就不用看别人眼色过日子了!哈哈……」

餐厅里突然响起诡异的笑声,引来众人的注意,当他们的视线纷纷落在她们两人这一桌时,均不约而同的发出尖叫。

「啊--」

当叶怡贞用力将刀子往手腕割去时,蓝亦-整个人傻住了,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客人及服务生们也都呆住了,一时之间无法反应。

资深的领班迅速的回过神,指挥服务生联络救护车后,便立刻替叶怡贞进行简易的急救,然而因为她的伤口太深,血很难止住。

在众人手忙脚乱之际,救护人员终于赶到,他们动作迅速的替叶怡贞包扎,之后将她抬上救护车。

蓝亦-跟着坐上救护车,随着叶怡贞前往医院。

一路上她不停的祈祷,希望老天保佑叶怡贞。

叶怡贞千万不能有事,否则她难辞其咎。

蓝耀月在接到蓝亦-的通知后,火速赶到医院。

一见到兄长,蓝亦-立刻慌张的奔向他。「二哥,怎么办?」

「-别慌,先告诉我怎么回事。」蓝耀月安抚道。

蓝亦-断断续续的将事发的经过全部说出,包括赶蓝耀光走的前因后果。

听完后,蓝耀月摇头叹气。「-说她笨,我看-才是最笨的,-怎能跟她作这样的约定?而且很明显的她的病并没有痊愈,-那时就应该跟耀光或我们说,而不是自以为是的认为要耀光到她身边去就能解决一切。」

「我……」蓝亦-被训得哑口无言。

「这下看-要如何收拾残局。」蓝耀月恨不得把她的脑袋撬开,瞧瞧平日精明的小妹为何会胡涂一时。

「我……」

「光是『我我我』有什么用?-最好想想待会儿见到耀光时要怎么解释。」

听到他这么说,她不禁浑身一颤,「二哥,你说……耀光要来?」

「对,佩服-二哥我吧,在茫茫人海中还能找到他。」

「我干嘛佩服你?」

她正打算脚底抹油,怎知转过身时正好迎视蓝耀光冷然的黑眸,让她的双脚动弹不得。

他的目光随即移到蓝耀月身上。

「情况如何?」

「还在急救。」

「很危险吗?」蓝耀光蹙眉问道。

「嗯,因为她是抱着必死决心割下去的,所以伤口很深。」

「知道为什么吗?」

「这要问她。」蓝耀月朝蓝亦-努了努嘴。

「不用,你跟我说就行了。」蓝耀光始终没有看她。

闻言,蓝亦-深吸口气,强压下心中的苦涩。

「好,我们到那里谈吧。」蓝耀月点点头。

蓝亦-赶紧冲向前抓住蓝耀月的手,「我不准你说。」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不要使性子。」蓝耀月撇嘴道。

「不行,你一说,我之前做的就白费了。」

耀光好不容易出现,趁这个机会由他来照顾叶怡贞,说不定就能稳住她的病情,若二哥毫不保留的把所有事都告诉他,她不敢想象他会有什么反应。

「什么白费?-本来就不该这样做。耀光要不要接受叶怡贞,是由他来决定,而不是-以为那不起眼的恩情真的能让他听-的话百依百顺?要不是开口的人是-,他连理都不会理,但-竟然如此刺伤他的心,这样对吗?」

「我……」这些责备再度逼得蓝亦-无话可说?

「这是真的吗?」蓝耀光闪着怒火的瞳眸注视着她羞傀的脸。

「问她啊,由当事人来告诉你,免得我忍不住加油添醋。」蓝耀月挑起战火后马上置身事外,退到一旁隔岸观火。

气氛变得十分诡异,幸好蓝耀光性格冷静,一直强忍着怒气。

「说。」

他威吓十足的语气吓得蓝亦-掌心直冒冷汗。

不理会她的无语,蓝耀光继续道:「沉默是金不适合现在的-,如果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我们可以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谈谈。」

他不断的逼近她,让她一步步后退,直到背靠着墙壁。她求助的视线扫向蓝耀月,但他早已打定主意不-浑水,于是对她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蓝耀光直接架着蓝亦-朝外走去,经过蓝耀月身边时,他丢下一句话。「这里麻烦你了。」

「没问题,你们好好谈吧,这里一切有我,别担心。」

来到停车场,蓝耀光将蓝亦-塞进车后座,自己立刻坐到她身边,手扣着她的肩头,车门也立即锁上,不给她逃走的机会。

「-可以说了。」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蓝亦-撇开眼道。

他带着怒意的目光让她寒毛直竖,另一方面,他的男性气息不停的扰乱她的理智,只怕他若再靠近她一些,她大概就高举双手投降了。

「解释-二哥说的事。」蓝耀光捺着性子提醒她。「-明知道我跟怡贞是不可能的,为什么还要想尽办法凑合我们?」

「我没有。」蓝亦-仍睁眼说瞎话?

「没有是吗?那-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次-对我已经感到厌烦了。」

「不要。」开玩笑,她可不想挑战自己微薄的意志力。

「很好,我知道了。」蓝耀光径自道。

这句话立刻让蓝亦-看向他。「你知道什么?」

「有些事不用说就能明白,尽管-不断否认,还是无法遮掩-的口是心非。」蓝耀光淡然的挑眉。

「什么口是心非?」她心慌意乱的辩道。

「其实-并不想要我离开。」

「不要胡说八道,我不要你了,你快去找叶怡贞,她需要你。」

「她需要的不是我,而是治疗。」

如果他早点发现她并未痊愈,就可以避免今日所发生的一切。

「不,她需要你。」蓝亦-斩钉截铁的道。

「那-呢?」蓝耀光从容不迫的反问。

她这颗小脑袋瓜子到底要到何时才能弄清楚,同情并非实实在在的爱,那禁不起时间的考验。

「我很幸福,身边不差你一个。」蓝亦-倔强的说,就是不肯承认,但湿润的眼眶已泄了她的底。

「既然不差我一个,那么多我一个也无妨,不是吗?」蓝耀光不舍的拭去她眼中的泪水,反而让她的泪止不住的滑然而下。

「不要再说了!」蓝亦-一直戴着的面具终于崩碎,不再抗拒内心最真实的情意。

透过玻璃窗,两人的身影缓缓地靠在一起,他们的心也发誓彼此不再分离。

万界交易直播间
小说简介:穷的叮当响的李珍馥,突然撞上位面交易直播间了。在这个直播间里,手头不充裕的她,就只能卖点废品。修真界的废丹,西幻界的残缺魔偶,深渊界的眼珠魔,……这些废品都是她挣钱的宝贝!靠着她无耻的性格,城墙厚的脸皮,浮夸的台词,胆大包天的作风,故作潇洒的姿态,获得买家们的一致好评。原来,登上事业巅峰,真的很容易呢……
香甜蜜
从迎娶大明星开始的文艺人生
林一诚在自己写的剧本被多次拒绝后,联系了已故的父亲的旧友,然而对方投资他的剧本的条件却是……什么?要我去和你女儿相亲?哈?你女儿还是大明星?我真不想和国民女神结婚啊!
八云绿
我真不是师尊
没有修仙门派愿意招收陆长河,陆长河一怒之下自创修仙门派。令他没想到的是,他招来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弟子!随手留下一道剑痕,大弟子从中悟出无上剑道。随手拿出一块大铁锅,二弟子凭此炼出极品雷劫丹。随手扔出一本阵谱,三弟子凭此摆出绝世天地大阵。随手拿出一柄大铁锤,四弟子凭此炼出极品灵器。……“师尊!我们悟了!我们真的悟了!”陆长河泪流满面“悟什么啊你们,我就是个凡人,你们踏马的都成仙了!”看着弟子们一个接
六道轮回拳
穿成修真文里的npc
本以为是nc,没想到是大boss系列陆芷闲来无事吐槽男频修真文《通天》剧情俗套,结果再睁眼时发现自己成了书里一个全程围观男主被欺负了的nc,原本想秉持着吃瓜原则做个旁观者,却不小心成了局中人……《通天》讲述了男主程诃从受人欺负的无名之辈,到偶然获得上古神器无相剑,最后修成大道的故事,中间男主无外乎一路气运爆棚,夺珍宝收神兽,顺便美人在怀,套路俗气得不能再俗。在陆芷看来,唯有其中的大boss黑袍人有
楚歌莫
海贼之绝不加班
墨尔斯老板,我先下班了,溜了溜了!赤犬:墨尔斯,你给老夫滚回来。黄猿墨尔斯小哥,下班了一起喝一杯啊。青雉墨尔斯小哥,要不要明天一起嗮太阳卡普战国这是一个劳模海军员工在海军单位努力按时下班的故事。
睡醒就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