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高子凌也挨了针,还是两针。

好惨、好疼!他难过了足足二十分钟!

后来陈东承诺吃饭的时候给他加一道他喜欢的烤肉,他才又高高兴兴地回来录制。

一日店长任务比的是谁能在规定时间内做出更多的营业额,高子凌机智地选择了奶茶店,女孩子们都喜欢喝奶茶,而且奶茶随时随地都能喝,做起来又简单,比起螺蛳粉店,简直占尽了优势!

好胜心切的高子凌亲自上阵,拿着奶茶杯一个个问客人:这位可爱的小美女叫什么名字呀?想喝点什么呢,今天这几款奶茶都不错哟,要不要全都给你来一杯,打包回去请同学一起喝呀!

想想看,一个一米的阳光型帅哥,目光专注地看着你,语气温柔耐心,还对你歪头一笑……几杯奶茶算什么?命都给他好不好!

余苗苗跟节目组对完了流程赶过来,就见奶茶店门口排队排成了长龙,隔了三米远的螺蛳粉店门口……只站着郑星昴一个人。

余苗苗连忙跑过去,伸头一看,店里一个客人都没有。

她心里直呼完蛋了,但嘴上还是得安慰啊,她扬起笑容,表扬郑星昴:“你好敬业哦,居然愿意站在门口迎宾!”

郑星昴双手插在口袋里,闲闲地仰头望着屋檐,平静地说:“里面太臭了,我不能待。”

螺蛳粉是很臭,余苗苗平时都不吃的,但这会儿她得鼓励着郑星昴才行啊。

她故意装出一副好奇心十足的样子,雀跃地问他:“好多东西不都是闻着臭吃着香吗?说不定这螺蛳粉真的很好吃呢,对吧?”

郑星昴面无表情看着她,说:“这么臭,怎么可能好吃?我们又不是狗,专门吃屎。”

“……”余苗苗艰难地咽下一口口水,再度试图挣扎:“可是,有好多人就是爱吃螺蛳粉,越臭越爱吃!”

“王八配绿豆,什么人都有。”郑星昴冷冷地说。

余苗苗完全地放弃了,她沮丧地垂下脑袋,不甘又哀怨地看向奶茶店。

奶茶店门口排队的人越来越多了,而且排着队也不安生,一阵一阵爆发出“啊啊啊啊啊受不了”的尖叫声。

余苗苗踮起脚也看不到,扒拉着郑星昴的衣袖说:“那边怎么了?”

郑星昴一米八七,抬眼望去,越过一片乌压压的头顶,轻而易举看到了卑贱狗的把戏——高子凌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几个狗耳朵的发箍,他和他的店员们都戴上了。

就这?

郑星昴扫了眼人群,转头问他家垂头丧气的经纪人:“余苗苗,你想赢吗?”

这句话像是给余苗苗通了电,那双可可爱爱的圆眼镜瞪得像两粒葡萄,她点头如捣蒜!

郑星昴静静观赏她这幅可爱巴拉的蠢样子,觉得仿佛某种毛茸茸的可爱小动物钻进了他心里,痒痒的,想笑,又想把那小动物抓起来使劲蹂躏。

“好吧。”他挑了挑眉,一副勉为其难随便干干的样子,“你去给我拿一盘小鱼干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