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嘴猴腮狠下心一咬牙,一脚急刹车,硬生生把高速行驶的面包车停了下来!

接着看准孔佑的方向,飞快地倒车撞了过去……

车身“砰”地被撞了一下!

“唔……唔!”被捂着嘴巴的余苗苗吓得大叫起来。

“嘿嘿,”尖嘴猴腮红着眼睛得意地叫嚣:“敢挡你爷爷发财,找死——啊!什么东西?!”

车后方玻璃上,一面扇子一样花里胡哨的东西突然贴了上来!

好像还在动?!

“是、是只孔雀!”彪形大汉目瞪口呆地说。

这荒郊野外的,哪来的孔雀啊?

而且还特地撞到了他们车上,紧紧贴着车玻璃不走?

刚才那个跑来找死的男人呢?怎么不见了?

“妈的,晦气!”尖嘴猴腮皱着眉头,重新发动面包车,试图把孔雀甩下去。

孔雀打开巨大的尾巴,跟随车子左摇右摆,速度七十迈,心情是自由自在!

这源源不断的负面情绪,让他好嗨,真的好嗨!

彪形大汉这会儿已经被吸得心平气和了,手虽然还控制着余苗苗,人却比刚才岁月静好的状态又萎靡了一度。

他轻轻叹了口气,忧愁地皱着眉,对尖嘴猴腮说:“小五,孔雀是国家保护动物,你不可以伤害它,犯法哦~”

尖嘴猴腮愣了一下,不可思议地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破口大骂:“袁老三你脑子坏掉了?!有病了吧你!”

“有话好好说嘛,骂人也是不对的……”

“我x你xx的!我们是绑匪!你他妈搞搞清楚,我们在绑架!”

啊……彪形大汉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